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禪門境界論》結束語  

2009-08-04 06:44:29|  分类: 著作簡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   序

 宗門參學,諸如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如何是佛法大意之類的提問,屢屢出現於叢林。然於此等無以言說之境界,師家的接機往往也只能說而未說,以至假諸棒喝以傳授——因此類提問所涉及者乃宗門最高境界,具有超越一切言語等有相表現手法之特性。此等事雖說超越言語心行,然於接引初機畢竟不能沒有方便。《涅槃經》中載有盲人摸象譬喻∶或言象形如蘆菔根,或言象如箕,或言象如石,或言象如杵,或言象如木臼,或言象如床,或言象如甕,或言象如繩……雖說盲人各執象之局部,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然綜合眾說以歸屬於象之各個部位,亦乃象之全體也。有鑒如此,筆者不揣冒昧,謹撰《禪門境界論》,分別從禪家的思想、修學、日用與語言等方面詮說禪門境界,力圖使每個方面之闡釋做到清晰得體,且合此四者又能成一個完美整體。儘管筆者用心如此,然因短綆難汲深井,拙著中之缺憾但恐在所難免。深冀讀者披覽此書,當藉此書文字之階梯以見月,由是透脫自在,身心輕安,甚所望焉。    

 時二〇〇八年八月十五日長沙蔡日新謹識於北郊瀏陽河外之懷瑜居          

         

             結束語

 經過一番勞累之後,我們終於在禪門的境界裏逗了一圈。而今,我們返觀過去的路程,其間雖然不乏跋涉的辛勞,然而卻始終伴隨著法喜的消受,始終伴隨著人生智慧的開啓,始終伴隨著人的精神的究竟解脫。禪宗作爲最具中國特色的佛教宗派,她的境界素來是高遠的,她的法門一直是很圓通的,因而作爲禪法修學境界的體驗,更是崇高而又不可言傳的。從某種角度上講,要想通過文字來討論禪門的境界,似乎一種是遙不可及的奢望。然而,自古以來,儘管文字對於思想交流、表達感情方面總是存在這這樣或那樣的缺陷,但離開了文字畢竟也無法再找到一種更加好的表達方式了。基於這樣一種現狀,筆者在考慮再三之後,還是不揣鄙陋,冒昧地就禪門境界作了以上探索。

 禪門的造境是非常幽遠的,了義的禪法是非常圓融的,如果單一地從某一個角度來探討,顯然會失之偏頗。因此,筆者分別就禪宗的思想、修學、日用、語言等方面作了一些粗淺的探索,以期透過禪宗的各個方面來接觸禪門的境界、體悟禪法的妙用。在禪宗的思想境界方面,筆者就禪宗思想的歷史淵源與禪宗思想的特質兩個方面作了探討。人們之所以認爲禪宗是最具中國特色的佛教,乃在於禪宗自它的産生、直至發展與成熟,始終都與中國佛教思想發展的軌迹相伴隨,從某種角度上可以說從一部禪宗史裏面可以窺見中國佛教發展的整個概貌。它將漢魏六朝以來傳播到我國的佛教思想做了合理的整合,從中吸收般若與涅槃這兩種佛學思想,將之融合爲一體,作爲其思想的理論基石。然後又注意對這兩種佛學思想之外的其他思想加以圓融吸收,乃至於對東土文化思想中的合理部分,也作了一定的揀擇,從而形成了它獨立而又完整的思想體系。惟其將般若與涅槃思想合爲一體,因而在掃蕩一切妄執的同時又肯定了涅槃佛性;惟其具有圓融性,故爾在般若與涅槃一體的思想中有博採了各種合理的教內外思想,使其思想更加趨於圓滿。

 面對禪門的修學,由於其實踐性太強,因而文字的表述只是紙上談兵而已,更何況筆者在修學方面還很不夠。邇年來在叢林院校講座,往往會遇上這樣實際問題:那就是不少學員會認爲現今的禪宗僅僅只剩下了文化,而禪宗作爲一個宗派的實際意義已經消失。尤其是伴隨著漢藏佛教文化交流的加強,藏傳佛教的許多優越性日益體現了出來,加之其間也有不少冒稱“知識”的“活佛”出來招搖撞騙,遂使魚目混珠,真僞混淆。每當遇上這類實際問題時,筆者未嘗不感到痛心疾首,作爲最具中國特色且有著悠久歷史傳統的中國禪宗,難道長此以往就如此消沈下去麼!本著這樣一種情懷,筆者才進一步爬梳各種宗門文獻,並在修學方面略作嘗試,從而就禪修的次第以及其途徑作了一個粗線條的描畫。儘管這些探索僅僅只是初登其堂中,甚至還難免出現謬誤,但本著弘揚禪宗思想文化的襟懷,筆者“不惜眉毛”,甘願自下地獄。

 禪門的境界主要在於受用,離開了實在的受用來談禪修,似乎終究隔了一層,因此筆者就禪門的日用境界作了一些探索。作爲出世間的禪法,它在本質上是並不是完全脫離世間的,而是一種住世間的出世間法,人們常說的“用出世的思想來作入世的事業”,這話是很符合禪宗的出世觀的。惟其如此,禪法以它活脫脫的禪機顯現在學人面前,它讓學人通過活生生的現實生活來體驗禪法的受用。如果人們凡事都能夠用禪家的境界來觀照,那麼,他無論是從事任何事業,都會感到遂心,都會有一種真實的受用。 “煩惱即菩提”,禪者們在日常的禪行中體驗禪法,在日常的修持中獲得受用,從而體悟到了“無處青山不道場”的境界,獲得了“日日是好日”的法喜。

 禪法的表述不能單純地依賴於語言,但如果完全離開了語言,似乎又無法給人一個指月因緣。因而,禪師們在開法中特別注重於語言境界的造就,特別注重於表法語言的修養,從而使得禪家的開法語言中具有一種幽邃的意境。一般地來說,禪家的開法語言具有通俗、簡捷、生動、圓成等四大特性。就通俗性來講,禪宗的開法言語可以滿足廣大信衆對禪法的需求;作爲簡捷性來講,它取決於禪法的參究要求乾淨利落、不得拖泥帶水;就生動性來講,禪法的參究早就貫徹在日常的生活之中,活脫脫的日常生活勢必要求開顯禪法的語言具有生動性;就圓成性來講,禪法的表述往往在有限的言語之中蘊藏了無盡的妙義,足以觸發人們的悟緣。禪家的語言在以上四種特性的前提下,展示出了它的種種高妙之處,其中諸如雙關的運用、譬喻的採用、反常語、詼諧語的靈活插入,以及禪家雋逸語的點綴等等,構成了禪門言語的空靈、幽邃的意境。

在以上四者之中,禪宗的思想是內核,是本質性的東西;禪宗的修學是實踐,是體驗禪法的必經之路;禪門修學的目的是受用,而禪修往往貫徹於日常生活之中,因而禪家的受用也就必須通過日用來實現;禪家的開法語言是禪法的一種載體,它是表達禪法的一種物質外殼,因而適當的注意語言表達技巧是有助於禪法的弘傳的。對於以上四者的討論畢竟是分散展開的,而禪法的境界應當是一個完美的渾然整體,因此我們在研習禪法時切不可將以上四者割裂開來看待。記得《大般涅槃經》卷三十二中載有盲人摸象的寓言,雖然盲人之中有的人觸其頭而曰“象如石”、觸其腳而曰“象如臼”、觸其脊而曰“象如床”、觸其腹而曰“象如甕”、觸其尾而曰“象如繩”……但如果將衆盲人所摸索到象的各個部位整合起來,也就接近於大象的完整形象了。從這一目的觸發,筆者敬請讀者從此四個部分(甚至還可以超越以上四者)找出有機的聯繫,從而獲得一個禪門的完整境界,甚所望焉!時公元二〇〇三年十月卅日,長沙蔡日新謹識於興漢門外酌爽齋。

 (該書完成便於2004年至2007年在臺灣妙林雜誌連載完畢)

            《禪門境界論》結束語 - 心遠書屋 - 心遠書房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