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我神往秋水澂渟的境界  

2010-09-02 10:29:06|  分类: 雜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神往那秋水澄渟的境界
   伴随西天第一缕轻飔的来到人寰,尽管当时尚是金石皆化的炎天,我也预感到秋之脚步已经来到身边。尔后,一阵秋雨一阵凉,炎夏到底无法抵挡金秋的进攻,而今只有中午尚且保留夏日的炎热,早晚已经进入了宜人的秋天。
    对于秋天,文人的感触颇多,古往今来所留下的名作,也以悲秋之作居多。《礼记·乡饮酒义》曰:“秋之为言愁也,愁之以时察,守义者也。”由此可见,自古以来,文人墨客对秋天的感受以忧伤占了主要地位。早在屈原的《九歌·湘夫人》中,便有“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之叹;而在宋玉的《九辨》中,也有“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 之句。至于汉人的“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晋人阮籍的“秋风吹飞藿,零落从此始”、唐人杜甫的“万里悲秋常作客”、宋人秦少游的“碧水惊秋”,乃至清人顾炎武的“是日惊秋老”,均是悲秋的名句。在古代文人笔下,“秋之为状也: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气栗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秋声赋》),文中那种令人伤感的氛围,自是非常浓烈的,也是溢于言外的。
    然而,在民间倒不见得会如此,除了秋收的喜悦以外,还有“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的男女嬉戏。在他们那里,一扫文人的伤感情绪,不乏丰收的喜庆,这在早期的民歌中便有记载。“九月肃霜,十月涤场;朋酒斯飨,曰杀羔羊”(《诗经·七月》),那种农人们相互举杯喜庆的那种情景,自是可以想见的。农人与文人对于秋之感受的差异,盖以二者之社会地位相异而成:前者已经脱离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他们并不把劳作当作第一需要,而是以精神生产作为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处。惟其如此,文人非但惊秋、伤秋,而且更会因此而感悟人生,生起“人生苦短”的吟叹。而农人则以具体的农作为立身之本,秋天成了他们一年劳作的检验之季,也只有在收获之后,他们方能闲下来,才有庆祝自家丰收的欢娱之日。
    笔者非文人亦非农人,因而对于秋之感受自是另类。如果要拿春来比较,虽然春天生机万类,令人充满希望,但它那缠绵悱恻的一面实在也是其短;而秋天恰似一位爽朗的长者,它非但没有春之缠绵,更具天高气清的旷远特质。此间尤令我向往的乃是秋水,它一改春夏的混浊,展现出一种澄渟无滓的境界,这自然会让我生起对自我的反思。记得沩山老人在一次上堂时说:
   夫道人之心,质直无伪,无背无面,无诈妄心。一切时中,视听寻常,更无委曲。亦不闭眼塞耳,但情不附物即得。从上诸圣,只说浊边过患。若无如许多恶觉情见想习之事,譬如秋水澄渟,清净无为,澹泞无碍,唤他作道人,亦名无事人。(《沩山语录》)
    人生于忙碌之余,是否可以让自己对名利的驰逐之心歇下来,让自家浑浊的心水获得片刻澄清呢?若是已经入道之人,则更当反省自己:尽管曾经获得某种清净的境界,但我们与生俱来的无量世尘沙惑业是否被澄汰干净了呢?朋友:切莫把暂时的一线之明当作终生大事的了却,因为我们离“澹泞无碍”的境界还远着呢!

 


                      我神往那秋水澂渟的境界
   伴隨西天第一縷輕颸的來到人寰,儘管當時尚是金石皆化的炎天,我也預感到秋之腳步已經來到身邊。爾後,一陣秋雨一陣涼,炎夏到底無法抵擋金秋的進攻,而今只有中午尚且保留夏日的炎熱,早晚已經進入了宜人的秋天。
   對於秋天,文人的感觸頗多,古往今來所留下的名作,也以悲秋之作居多。《禮記·鄉飲酒義》曰:“秋之為言愁也,愁之以時察,守義者也。”由此可見,自古以來,文人墨客對秋天的感受以憂傷佔了主要地位。早在屈原的《九歌·湘夫人》中,便有“嫋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之歎;而在宋玉的《九辨》中,也有“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 之句。至於漢人的“常恐秋節至,涼飇奪炎熱”、晉人阮籍的“秋風吹飛藿,零落從此始”、唐人杜甫的“萬里悲秋常作客”、宋人秦少游的“碧水惊秋”,乃至清人顧炎武的“是日惊秋老”,均是悲秋的名句。在古代文人筆下,“秋之為狀也:其色慘淡,煙霏云斂;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氣慄冽,砭人肌骨;其意蕭條,山川寂寥”(《秋聲賦》),文中那種令人傷感的氛圍,自是非常濃烈的,也是溢於言外的。
    然而,在民間倒不見得會如此,除了秋收的喜悅以外,還有“採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的男女嬉戲。在他們那裏,一掃文人的傷感情緒,不乏豐收的喜慶,這在早期的民歌中便有記載。“九月肃霜,十月涤场;朋酒斯飨,曰杀羔羊”(《詩經·七月》),那种農人們相互舉杯喜慶的那種情景,自是可以想見的。農人與文人對於秋之感受的差異,蓋以二者之社會地位相異而成:前者已經脫離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他們並不把勞作當作第一需要,而是以精神生産作爲自己的安身立命之處。惟其如此,文人非但驚秋、傷秋,而且更會因此而感悟人生,生起“人生苦短”的吟歎。而農人則以具體的農作爲立身之本,秋天成了他們一年勞作的檢驗之季,也只有在收穫之後,他們方能閒下來,才有慶祝自家豐收的歡娛之日。
    筆者非文人亦非農人,因而對於秋之感受自是另類。如果要拿春來比較,雖然春天生機萬類,令人充滿希望,但它那纏綿悱惻的一面實在也是其短;而秋天恰似一位爽朗的長者,它非但沒有春之纏綿,更具天高氣清的曠遠特質。此間尤令我嚮往的乃是秋水,它一改春夏的混濁,展現出一種澂渟無滓的境界,這自然會讓我生起對自我的反思。記得溈山老人在一次上堂時說:
    夫道人之心,質直無偽,無背無面,無詐妄心。一切時中,視聽尋常,更無委曲。亦不閉眼塞耳,但情不附物即得。從上諸聖,祇說濁邊過患。若無如許多惡覺情見想習之事,譬如秋水澄渟,清淨無為,澹泞無礙,喚他作道人,亦名無事人。(《溈山語錄》)
    人生於忙碌之餘,是否可以讓自己對名利的馳逐之心歇下來,讓自家渾濁的心水獲得片刻澄清呢?若是已經入道之人,則更當反省自己:儘管曾經獲得某種清淨的境界,但我們與生俱來的無量世塵沙惑業是否被澂汰乾淨了呢?朋友:切莫把暫時的一線之明當作終生大事的了卻,因爲我們離“澹泞無礙”的境界還遠著呢!

我神往秋水澂渟的境界 - 心遠書屋 - 心遠書屋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