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諒友  

2010-09-06 11:14:45|  分类: 贈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互相加持
昨日,農大張博士登門討論内學,小聚半個時辰,彼此慶快,歎未曾有。此時,我想起孔子有“三友”(《论语·季氏》:“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之說,在《佛說阿彌陀經》,則更是明言“舍利弗:如我今者,稱讚諸佛不可思議功德;彼諸佛等,亦稱說我不可思議功德,而作是言”。足見,好友的互相加持,無論是對於修學,抑或是對於治學,均是難得的善緣。
說起張博士,那是在籌備湖南佛教文化研究會換屆時見過兩面,但不曾有過交談。當初,因我是研究會所剩的唯一發起人了,因而似有出力協助之義務,而一旦組織構架完成,像我這樣的“老糊塗”自然也該退出“歷史舞臺”了。因聽説張博士曾親近過某先生,而那位先生非但國學基礎甚差,而且幾乎無悟性,因而我對張博士也一直遠之。嗣後,我不再參與文化會,因而也不曾再與張博士謀面。
直到上周二,我無意中張貼昔日舊作《雲散水流去》,不期“好雪片片”,卻落在張博士心頭,由是讓我從新認識了她。通過交流,我發現她因地很正,是難得的諒友,因而同意贈送拙著與手書《心經》。昨日,她登門來取,我萬萬沒料到她居然拿出紅包供養,這讓我傻眼了。說心裏話,很多人並不了解我:我的作品可以說一文不值,但我一直守之如玉,堅持千金不賣的原則。除了真實的學者,或者真實的内學同人可以贈送,別人是休想拿去“插花”的。我當面拒絕了張博士的供養,坦誠地贈送了書與字給她,然後討論了如何參透自家主人公,因心法相印,張博士生大歡喜心,我自是喜出望外了。
早在將近十六年前,我便在國内多處佛學院、研究所開過講座,按理說這樣的講座對於我並不難。可在我蟄居北郊之後已經很少了出門了,而文化會裏面多為酒肉朋友,我很膩煩因而也“不通情理”地疏遠他們快兩年了,因而像這樣的正經弘法暫且顯得有些陌生。可喜的是小張從善如流,我的字可算沒有白寫;而她的精進也在勉勵我加行,成了難得善增上緣,令我大生歡喜。
在煞尾之處,我想援引《金剛經》的“修一切善法,則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作爲給張博士的贈禮。因爲,在《妙法蓮華經·隨喜功德品》分明指出:“若說俗間經書、治世語言、資生業等,皆順正法。”我願張博士在家裏是賢妻良母,在單位是好老師與好同事,在朋友面前是良友,在道友面前是諍友,如此則自然功德圓滿,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長沙企愚2010年9月6日寫于北郊懷瑜寒居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