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在民主与专制之外另觅桃源  

2011-12-22 10:18:57|  分类: 雜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民主与专制之外另觅桃源

北韩在金家父子的掌控下走过了将近一个世纪,而今金家二世金正日去世了,北韩民众举国如丧考妣,这对于热衷或者鼓吹民主的欧美来说,真是匪夷所思的事情。民主是个好东西,但没有利用好便是窳败的浆果,还是会臭不可闻的。相反,君主制度也不见得就完全是臭狗屎,要是果真那样的话,北韩举国之民疯了吗?而在美国那样健全的民主国家,总统死亡之后,民众能够如此衷心哀悼的也难有一二,可见民主也未见得全是好东西。
大凡作为一国之君,最要紧的是个体人格的完美,只有那样的君王出世,才可能是民众的福祉。假如不是具有雍容大度、具有能容天下的君王主政,尽管其能力超常,也尽管其颇有作为,而最终落到民众那里不会是福祉而可能是灾难。例如中国第一个统一的封建帝国的开过君王赢政,他统一六国,建立郡县制,统一文字与度量衡等,未尝不是君国之伟业。然而,“始皇为人,天性刚戾自用,起诸侯,并天下,意得欲从,以为自古莫及己。专任狱吏,狱吏得亲幸。博士虽七十人,特备员弗用。丞相诸大臣皆受成事,倚辨於上。上乐以刑杀为威,天下畏罪持禄,莫敢尽忠。”(《史记·秦始皇本纪》)那么,赢政的“刚戾自用”的秉性又是缘何而生呢?赢政之父曾是赵国的人质,在赵国受尽了人格的侮辱,这些未免不给幼小的赢政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惟其如此,在他主政之后,任刑政、繁狱讼而乏仁政,因而在他完成了丰功伟业之后,便死在行幸的道中,不久也结束了秦朝的统治,使秦成为中国封建史上最短命的王朝。无怪乎汉代的贾谊在《过秦论》中,对秦王曾有这样的评述:“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此后,汉代的刘邦未尝也不是如此,乃至天下定而屠戮功臣,造成他死后吕后篡权,这些自有史官记载。至于电影鸿门宴所瞎掰的围棋说,自是无稽之谈,须知项王宴席上不刺刘邦,乃是他英雄气概之气质所决定,他绝不会更不屑于干那种下三烂的勾当。作为谋臣,张良充分读懂了刘邦,他的处分处处得当;而亚父范增非但没有读懂项王,反而当着张良的面反唇相讥项王“竖子不足与谋”。两相比较,刘邦之卑鄙无赖,项王之磊落光明,自不待言,而胜败之取决全在谋臣之优劣也。遗憾的天意不祐汉民,偏偏让刘邦得位,让这位人格残缺不全的人来蹂躏万民。若非文景出世,实行与民生息政策,刘汉的统治基础显然很不牢固。两汉之后的司马氏之建立晋朝,《晋书》本纪载司马懿“内忌而外宽,猜忌多权变”,其种种卑劣行径乃至让他的子孙辈也倍感无颜面见人。西晋立国不久,司马氏骨肉自相残杀的八王之乱爆发,最终以重建偏安江左的东晋王朝告终。
隋代文帝尚能爱民如子,惜享祚未久而遭子篡逆,炀帝继位之后大兴土木,耗尽民力,最终导致民变。真正能够具有豁达胸襟的是唐太宗那样的君王,李世民的出世真是中国民众的福祉,贞观之治奠定了李唐前后将近四百年的政治经济基础。宋代的君王具有宽宥臣民的胸怀,可惜不尚武,导致国力暗弱,乃至偏安。而后的明代开国君王朱元璋发迹于穷极无赖之微,明朝立国之初虽能接受九字箴言(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实行与民生息的政策,并广罗人才,严惩贪官,励精图治。然而,由于他出身卑微,人格缺憾不全,因而自卑的心理阴影一直笼罩着他一生,正是这种自卑心理导致了他大肆屠戮忠臣,大肆加固其厂卫制度,甚至连近两千年前稍具民主思想的孟子也不放过,乃至删节《孟子》,取消孟子配享。
与君主制度相比,民主制度固然具有很多优点,尤其在充分集思广益、体现主流民意方面,具有不可抹杀的积极意义。且其数年轮换的选举制度,也避免了统治机构的老化乃至死亡所导致的改朝换代之社会动荡,减少了不必要的战乱所付出的巨大社会代价。对于这些优点,绝大多数人都会承认,更有不少人对于民主制度怀有歆羡之情。然而,对于具有根深蒂固的封建文化之东方社会,在构筑民主制度时怎么也不像,好似一著唐装者戴一礼帽,老是显得很别扭。第一,议会中的议事变成了群殴场所,两党恶斗在不断消耗社会成本;第二,因受任期限制,主政者在任期将满前夕不会考虑国家长治久安,而只会考虑个人利益;第三,竞选所付出的巨大社会成本与政客个人的硕大投入,皆决定了寒门无法跻身于上流社会。再说,真要实行民选,最先跳出来参选的肯定不是谦谦君子,而往往是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社会余孽。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曾对工会等基层实行过民选,当时业务水平高的人谁也不会关注此事,还是埋头钻研业务,只有那些在业务上一塌糊涂的人才热衷此事。若是国之大柄也实行民选,则政客们为了一己之私或政党利益,公然游说乃至蒙骗人民,这些做法毋宁是在公开的愚弄民众。今天,我们看到东方社会的种种选举文化,除了恶心之外,我想并说不出什么好感来。
再看竞选造势,为了达到入选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乃至将个人隐私或者祖宗十八代的糗给抖出来,这一做法很不符合中国的传统礼俗,同时对于参选者来说更是残酷的人格追杀。要是让陈水扁式的人物当选,对于国人来说则毋宁是一场灾难,因为他除了对国人实行虐害之外,便是考虑如何中饱私囊了。如果把民选所付出的这些昂贵的社会成本累计起来,达到数百年之后,恐怕也足以与改朝换代所付出的成本相抵消。由此可见,民主并不见得是个十全其美的好东西,而专制制度则更是臭名昭著,那么什么制度最好呢?这倒是很值得引起大众深思的重大社会课题。以鄙人的眼光看来,何时能让具有项王那种光明磊落性格而在人格上比项王更加完美的人物登上大位,乃是万民的福祉所在。对此,我想还是借用龚定盦先生的诗句来总结: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