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杂谈吟月  

2011-09-08 10:57:52|  分类: 雜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谈吟月

         快近中秋,人们不免对月光产生种种遐想,由是幻起种种憧憬与期盼。

         自古以来,文人骚客,无不吟风颂月,因而在中国文学长廊中描绘明月的文字,可谓多如牛毛,其中也不无佳搆。记得早期的民歌中便有《月出》一篇,被收录在《诗经?陈风》中,其通篇文字如下: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民歌的大意是月亮出来多么皎洁, 月下的那位女子仪容真美丽。看着她在明月下轻盈柔美的步履,不由让诗人产生缠绵的思念。月光分外明亮,月下的那女子实在妩媚可爱。她舒展那轻柔的身段,让我思念且心神不宁。月光普照天宇,月下女子着实光彩照人。她舒展绰约的身姿,给本在幽思中的我又添一重新愁。虽然民歌的大意如此,而对于古典作品的语译,无论语言水平多高的人,也不免有种种缺失。尤其是对民歌中那种优柔的静美,那种月色与美人的相得益彰的意境,民歌作者的那种“劳心(思念)”的氛围,显然不是语译所能展现的。毫无疑问,这里的月色与佳人,完全是处在一种若明若暗的境界中,是一种可望不可即的美学向往。它就像《蒹葭》中的那种朦胧意象,非常耐人涵咏,非常耐人去做审美的想象,也非常令人心神骀荡。

         其实,从古人吟月的篇章也不难发现这么一个审美的通例,那就是审美对象必须与审美主体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让审美主体既能看到又不至于触摸到它。惟其如此,人们才不选用光线强烈的白天,而采用月色柔和的清夜。当然,还有一点,那便是白天为人们劳作的时候,各种作务与嘈杂无时不在干扰人们的心意,让他们失去了原本具有的宁静的审美心量。宁谧、朦胧、怡人,这些审美的良好条件全让月夜占有了,因而吟月成了古今文学的一种主旋律。诚然,或许会有人对此提出异议,认为吟月仅仅代表了审美意象中的阴柔之美,而对于朝日喷薄、大海怒涛、山崩地陷一类的阳刚之美似乎没有涉及。在此,我并无否认阳刚之美的意思,而我只是感觉到今人厌倦嘈杂者居多,除了某些初生牛犊尚垂恋于热闹之外,凡是阅历丰富一点、历练深厚一点的人,均不好而今的人潮争斗。

         还是继续说说吟月题材吧。古往今来,不知产生了多少名篇,也不知引发了多少奇特的遐想。诸如杜甫的月夜思念闺人,则展示了文人的声东击西之术,分明是诗人在想念妻子,却要说“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又如张九龄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无疑是月夜触发情思的佳句。再如“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则堪为思乡的名句;“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也确为月下的绮思;“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便展现了宁静夜晚的壮阔美景……到了宋人那里,吟月者以东坡为最,他为了不破坏自然美景,在一次夜间喝醉了酒要趟过小溪时还怕破坏了浸在溪水中的明月,乃有“可惜一溪明月,莫教踏破琼瑶;解鞍欹枕绿杨桥,杜宇一声春晓”之妙语。更奇巧的是他在中秋思念不在身边的弟弟时,居然用“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来自宽自解。要是在元人的杂剧里,对于月色的描写则尤为出色,记得我早年在评论《西厢记》的写景艺术时,便对剧中的吟月有过论述,姑录如次:

且如全剧的写月,至少不下十几处,但无一雷同。它们有的是“横空月”,有的是“团圞月”,有的是“云笼月”,有的是“穿窗月”,有的是一弯“残月”。另一方面,作者广用借代:有时将月比作“冰轮”,有时比作“玉容”,有的借用“嫦娥”,有的代用“广寒”。这样,使得剧中处处在咏月,但又找不到相同的月名。人们无论听之或读之,都无丝毫重复之感,倒是不乏新鲜之趣。

诸如此类的论述,不但见于鄙人之作,更见于诸大家之笔下,因不再赘言。中国历代的名家用他们的妙笔,描绘了月色的种种优美,为文学艺术宝库增添了大量的珠玑。

         其实,我国人民早就对月亮有过奇特的遐思,嫦娥奔月的故事一直被作为文学艺术的一种母题,并衍生了不少文学佳作。嫦娥本作姮娥,因西汉时为避汉文帝刘恒之讳而改称嫦娥,又作常娥。相传她是后羿之妻,因偷食后羿自西王母处所盗得的不死药而奔月[1]。虽然后羿与嫦娥均是中国古代的神话传说中的人物,但这些传说至少反映了古代人民的某种集体理念,表现了古人民的美好愿望。从某种角度上讲,我宁可不要卫星登月,还是把纯洁的月亮留给嫦娥去舒展广袖吧。

                                   二〇一一年九月八日记于北门外怀瑜居



[1]《准南子·览冥训》:“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以奔月,怅然有丧,无以续之”。高诱注;“姮娥,羿妻;羿请不死药于西王母,未及服食之,姮娥盗食之,得仙,奔入月中为月精也”。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