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随笔二札  

2012-08-17 14:06:36|  分类: 雜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中元随感

 按照中国传统的习俗,中元是民间祭祖的日子,被国人奉为地宫圣诞。据说这天地宫中的地狱之门会打开,已故祖先可回家与亲人团圆。如果按照楚地的习俗,则农历七月一日之后,鬼门会打开,至七月十五中元便会关闭,因而祭祀先祖一般会在七月初一至十四之间,冥纸也须在十四日以前焚化。伴随着中元文化而来的宗教文化,则是道观会在此节作斋醮,佛寺也会顺应民意作盂兰盆会。

  至于中元节的具体历史缘起,至今还没有很确切的答案。有人将之追溯到了周代,因《礼记·月令》有“是月也(七月),农乃登谷,天子尝新,先荐寝庙”之说。或曰“中元”之名起於北魏,也有人根据明人《五杂俎》所载,谓“道经以正月十五日为上元,七月十五日为中元,十月十五日为下元”为说。凡此之类,不可悉举。

 查《旧五代史》卷136之《孟昶传考证》,则云:“十一月十四日,生昶于太原。案花蕊夫人《宫词》云:‘法云寺里中元节,又是官家降诞辰。’是昶以七月十五为生辰也,与是书异。”足见在五代时期的西蜀,中元已经作为一个民俗节日确定下来了,且花蕊夫人所描述的“滿殿香花争供养,内园先占得铺陈”之热闹场面,也足以证明此节在当时的风行。此后的《宋史》卷130也载有“太平兴国二年七月中元节,御东角楼观灯,赐从官宴饮”,是一仍五代之故事也。在《武林旧事》卷3之“中元”条,谓:“七月十五日,道家谓之中元节,各有斋醮等会。僧寺则于此日作盂兰盆斋,而人家亦以此日祀先,例用新米、新酱、冥衣、时果、彩段(缎)、面棊,而茹素者几十八九,屠门为之罢市焉。”《武林旧事》出自宋人周密之手,足见宋代时,中元已经成为举国约定的民俗节日,且节日活动的内容及佛道活动也成定格了。而祭祀时用的新米、新酱等事例,亦可窥见有《月令》之影子。殆一民俗节日的产生与形成,应当经过了一段漫长时间的历史积淀,方可形成,方能定性。因而,我们一定要找出一个确定的历史时代,恐怕并非易然。

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从《月令》的所载出发考虑一下时令因素,此时新谷收割,在庆丰之时反本思源,人们势必会考虑祭奠先人的。另外,七月也是新秋之节,所谓秋者愁也,这个季节最易惹发人们对往事的幽思。是以《书大传》曰:“何以謂之秋?秋者,愁也。愁者,物方愁而入也。”若在宋人六一居士,则曰“盖夫秋之为状也,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气栗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故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愤发。丰草绿缛而争茂,佳木葱茏而可悦。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其所以摧败零落者,乃其一气之余烈。”(《秋声赋》)处在这样的时令,自然容易诱发人们的幽愁,也自然易于引发人们对先人的怀念,这也许是中元节形成的另一种因素。

也就在第一缕秋飔吹拂我面庞之时,我不禁寒颤了一下,并由此引发了一种莫名的惆怅。是夜,我在梦中得与久诀的亲友聚首,然晨兴孑然,无边的愁云笼罩了我的全部思绪。

                               壬辰七月一日记

 

          二、社鼠

闲来无事,胡乱开卷,不期展读《晏子》。其中有社鼠之说,似与今时犹为相关,聊钞摘如下。

齐景公问于晏子曰:“治国何患?”晏子对曰:“患夫社鼠。”公曰:“何谓也?”对曰:“夫社,束木而涂之,鼠因往托焉。熏之则恐烧其木,灌之则恐败其涂,此鼠所以不可得杀者,以社庙故也。夫国亦有焉,人主左右是也。内则蔽善恶于君上,外则卖权重于百姓,不诛之则为乱,诛之则为人主所案据,腹而有之,此亦国之社鼠也。”

展读之后,我们掩卷而思,难道不耐人寻味么?社鼠之所以难以断除,乃在于古人投鼠忌器,不愿毁坏其社神。所谓“社”,其实便是古人所谓的土地神。《国语·鲁语上》:“共工氏之伯九有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土,故祀以为社。”韦昭注:“社,后土之神也。”《礼记集说》卷六十四曰:“郑志云:《月令》‘命民社’,谓秦社也。自秦以下。民始得立社也。其大夫以下所置社,皆以土地所宜之木。”也就是说,古代人根据本地的土性,栽种上所宜栽种的树木,这树木便成为了神木—社树。《论语·八佾》载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也。”孔子听后虽不快,但也无奈宰我话已出口,乃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对此,孔安国《论语注》曰:“凡建邦立社,各以其土所宜之木。宰我不本其意,妄为之说。因周用栗,便云‘使民战栗也’。”

    既然社树代表了土地神,因而毁坏社树便是毁坏土地神,自然会招致天谴的。因此,面对在社树中肆虐的社鼠,人们也只得容忍,这便形成了一种无奈与可悲的社会模式。而今,或许也有不少硕鼠寄身于社树之中,它们掏空了神器,引起了国人怨声载道。然而,若是把这些社鼠扑杀,则国之神器将与之俱焚;若是纵容这些社鼠肆虐,则国将不国。至此,人们也许会想:若是没有社神崇拜多好呀!管他玉石俱焚,总比纵恶猖狂要好。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