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日记两则  

2014-05-12 15:01: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记两则

              一、《四库》抄录不可靠

用毛笔抄录古人文章,可以使自家的心沉淀下来,同时也可以尽情涵咏古人文字的妙处,这是老夫晚年所体会最深者。昔日治学,对于古人文字但领会其含义,征引文字也最多是细心比对原文无讹,并未如今日一样花上半天乃至整天时间去涵咏一篇文字。

长期抄录数百或千字文,感觉还不过瘾,于是开始抄写长卷,从《道德经》、《金刚经》到《法华》等经典,均有体验。后来,想起中国古代的书论颇有佳构,于是决定抄录唐人孙过庭的《书谱》与张怀瓘的《书断》。由于这两篇佳作我手头没有完整的文本,我便从全文检索版《四库全书》中逐一拷贝原文,然后加上标点再发送到打印机之后,便成了我抄录的底本。

我之所以会选择《四库》作为底本,乃是早年看《阅微草堂笔记》,见其中有“吾校四库书,坐讹字夺俸者数矣”(卷十二)云云,想必勘校精良。可是,当我沉淀下来抄写时,便发现孙氏《书谱》的文字错误良多,乃以中华书局本与之比对,见中华书局本校勘优于《四库》,由是老夫始疑《四库》焉。此后,因对吾国画论垂青,对于唐人山水画论尤感兴趣,乃从四库《王右丞集笺注》卷二十八拷贝出《画学秘诀》而钞焉。然而在沉淀涵咏之中,所见错误多处,只得从张彦远的画论中辑出相关文献比对,方知本字所在。

从此以后,我对于《四库》,只是把它当作一文献检索的工具,而并不以其中文字为据,转引时仍须找纸制品书籍校勘焉。

                                                    日记两则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二、碑拓异于纸素

早几天,老夫生日,几个学生前来庆贺,进餐将半,省博物馆一朋友也要来寒舍,于是先进与后到一起觥筹交错,算是曲尽人伦之乐。

由于博物馆的沈先生精通碑拓,因而他在餐后第一时间进了我的书斋,看了我当日所作书,不由分说便要拿去。然在品谈之间,由于沈先生受碑拓专业之影响,对于翰墨尤求精细,若有一小瑕疵,亦在其批评之中。殊不知碑拓与纸素作书颇异,凡是字上石碑而未镌刻者,均有修改之可能,而字上纸素则不然,哪怕污损如鹪鹩微细,亦不可修改。尤其是写长卷,一旦开始写字,就必须摒除杂事,专心静虑,否则难以成功。尤其是长达百米之作,最怕前面九十多米成功而到最后的十多米出错,最终导致前功尽弃,真是可惜。

虽然说纸素作书非如碑拓之工细,然纸素亦有纸素的高妙之处,个别败笔夹杂在工稳的通篇之中,犹如万花丛中犹有凋残败叶。那种不事修饰的莽苍之美,那种书家的自然气韵,乃是碑拓作品中所难以见到的。特别是部分疏狂作品,它不顾大众追求工稳的审美标准,率意涂改其中,殊不知如此做来尤显笔墨精神。哪怕如而今传世的《兰亭贴》,其整幅作品亦不乏修改,甚至出现墨涂二字之处。像这样的作品,它犹如一莽莽苍苍的森林,既有参天大树,又不乏灌木小丛;既有百花吐艳,又不缺凋萎残红。

诚然,作为书法习作者,不可不留心碑拓,也不可不在意纸素书法,只有将二者完美结合,乃可创作书法之极品。

日记两则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日记两则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