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青城赵母散记  

2014-07-29 16:10:1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城赵母散记

       今年暑期,我携妻子至青城避暑,在朋友赵家暂住,因有缘相识赵母,很是难忘。

      飞机一到青城,我们受到友人的热情接待,然后被安顿在他家闲置的二居室里。这里虽然处在闹市,但毕竟远离大街,没有车马喧闹,倒也颇为安静。两间居室与较宽敞的厨厕并排成三分横列,虽进深不长但宽度却不小,而屋前那二分大小的隙地则被辟成小菜园,略具几分闹市小农庄的风韵。据说这个园子是由赵母来搭理的,也是她老健身的乐园,但在我们初到的那天并没有看到赵母来这里,直到第二天拜访老人才与这位年逾八旬的老奶奶邂逅于途。初相见,她老言语并不多,是后老人相见便畅谈自己身世,让我听后很是感动,由是拉杂诌成此篇。

      大约过了三天,赵母来菜园搭理蔬菜,那里面栽种有黄瓜、豆角、辣椒、茄子、玉米、西红柿、苦瓜、丝瓜等蔬菜。老奶奶见长在李子树下的西红柿总不结果,便将之拔起,然后撒下小白菜种子,以不让每一小块菜地闲置。拔去西红柿苗之后,土地得翻松,然后把大块的菜土捣碎,再扒出小沟,撒下种子,然后填平土地。别看赵母年逾八旬,她老干活可利索着,一点不比年轻人慢,她老撒播种子之后便填平小沟,还能使劲踩紧菜土,避免水分蒸发。而后又给丝瓜藤牵上绳子,让瓜藤顺着绳子爬进自家园子,不至于旁逸邻家。

      干完活之后,赵母给我讲起她的身世来,听起来很受感动。赵母原是上海崇明人氏,解放初期因找工作只身来到内蒙,从风华正茂的青春至而今的鹤发,也足有一甲子了。在解放前,赵母出生在殷实的家庭,从小接受了文化教育,应该是当时少数的知识女性之一,且在上海还做过扫盲教师。年青人往往胸怀四方之志,赵母听说北方需要建设人才,便瞒着家里找乡邻借路费钱来到了大草原,投入到建设塞外的洪流之中。尔后,她老结识了赵公并结为连理,养育了三女一男,组成了一和睦的大家庭。赵公言语不多,祖籍河北大名县,其父曾就学于县府著名的教会学校,在当时也应该是少有的知识分子。而赵公则是随河北农学院首批前往内蒙支边的学员,毕业后留在内蒙从事农业科研工作,也算是建设塞北的功臣了。

      赵母兴奋地告诉我,她一生闯荡塞北,所养育的三女均接受了高等教育,儿子更是研究生毕业。她老扎根在塞北,不但为祖国的北方建设付出了毕生精力,而且还给北国的建设养育了后代。作为她老自身来说,已经是无任何可遗憾的了,但由于她老是偷偷从家里跑到北国来的,家父担心儿子接受了教育也会跑掉,便没有让她的弟弟深造,这也成了赵母一生深感内疚的症结。听她老说到这里,我也不禁长嘘:记得我早几年去柳州参观柳宗元祠堂后曾这样说过,一代大儒的贬谪对于其个人自然是悲剧,然而对于所贬地的民众乃是无量的福音。是柳宗元彻底废除了柳州的奴隶制,是柳宗元改变了柳州的水旱之忧,是柳宗元将文化教育落实到了边远地域。同理,赵母的远赴塞北对于她个人与其父亲来说,无宁会带来某些损失,但对于祖国北方的建设来说,其贡献将是不朽的。

赵母的父亲是崇明一小富商,在风雨飘摇的旧社会,其父凭借自家信誉、智慧与胆识,把举步维艰的生意做活了。当时,乃父并无多少资本,但凭着自己的信誉,便可以融资经商,且能把生意做活。例如收购生猪出售一桩生意,当地民众深知乃父恪守信誉,均乐于将自家生猪托乃父销售,而乃父无论生意成败均会在售后按市价付款给托售人,从不拖欠,因获得众多民众托售之资源。这样不仅为养猪户解决了生猪销售之难,也为自己的经销带来了一定的利润,自然是利人利己的好举措。又如在日寇肆虐时,商品流通阻碍百般,乃父便将上等的丝绸用竹子去节隐藏,然后偷运上海销售,往往获得较好的利润。而上海的煤油也不允许运到崇明,乃父则将煤油桶藏在甲鱼缸中,悄悄带回崇明。遇上当地民众所需花布或小日用品时,乃父听在耳里记在心里,待贩运回崇明时主动给那些乡亲捎回,这样做不但自家赢利同时也解决了乡邻的需要,因获乡民好评。

由于良好的信誉,赵母一家凡向邻里借钱,没有不乐于借给的,这也有利于赵母借筹远赴边塞的盘缠。赵母给我说起这些,颇带有几分荣誉感,在解放初期要向人借百余元钱,是无异于现在借人数万多元的,而人家居然毫不犹豫地借给了她老。在北方安顿之后,赵母才出具车船票据,要求单位给报销,然后将报销的钱马上汇给借主。如此信守诺言,不但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同时也是做人重要资本,更是经商的必要资质。

早些天,我们从青城远赴克旗阿斯哈图草原去参观石林景观,等我们回到青城的两居室一看,原来窗户上溅满的涂料(因城市美容在外墙涂上颜料所溅)全部擦干净了,室内也打扫得干干净净,让我很受感动。之前,我就向妻子提出过,要求她将窗户玻璃擦干净,可妻子没有答应,说是外面护窗阻挡不好使劲,我也没有坚持。此番回来见到焕然一新,不由内疚满怀,直到昨日因赵母生病去看望,才从她老口里得知是她老派长女与三女来干的。听完之后,我心头一热,这年逾八旬的老人如此善解人意,如此热情待人,让我简直愧汗得无地自容……

如此热心、如此精明、如此大度的老人,在我一生的交际之中很少见到,我不由得要把自己全部的敬与爱奉献给她老。

               二〇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记于呼市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