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忆三种旧著写作  

2014-08-14 15:05:50|  分类: 日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三种旧著写作

      老夫一生完成著作二十余种,独于三种著作之写作难忘,虽时日迁易,然其光景恍尔如昨日一般。其中既有辛劳笔耕的因素,也有平素博览群书积累知识的因素,还有精神亢奋、文不加点而如泉涌的因素,更有某些连我自己也不可说且说不明的因素。而今罢著述之劳,徒事翰墨以遣时,昔日伏案情景时而脑在海浮现,趁闲暇无事,聊记以陈诸有此雅兴者。

      凡事写作者均知,从豆干短文问世到千字文的刊登,算是写作之咿呀学步;再从千字文发展至三千、五千乃至万字文,算是写作刚刚入门;再从五万字发展到十万字的小册子,也只是其写作已经上路;若能写成二十至五十万字的著作,乃是写作成熟;然而要形成作者的思想体系,还得以一系列的著作来彰显才是。不用我说,谁都知道写作道路的坎坷,谁都知道笔耕领域的荆棘,然箇中艰辛也只有身临其境者才能道出一二。

      《禅之艺术》15万字)成书于二十四年前,它是老夫所著的第一本书,也算是比较成功的著作。记得当初是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的所长亲自致函约稿,我按照稿约完成了全书,后经该所审定认为可以印行。可是,在得到所长认可的信函之后,一晃三年没有下文,恰逢台湾方面有交流,我便再将全稿重新抄录一通,携往台湾。然因交流工作完成快,文稿还没有落实出版商,因将部分复印交由《谛观》杂志,至如全稿则函寄香港修智法师,盼能找到出版社。在我回到大陆之后,香港方面仍无消息,而台湾的《谛观》杂志主编谢添基则来函索要全稿,因再度抄录全稿函寄。通计全书,凡抄稿四遍,而每次抄稿均无笔误,殆因当年用心之专而法喜仍充盈之故。想当年,老夫写作是书,课程正紧,只得赶在夜间,直到暑假来临,方一鼓作气完稿,前后不到半年。常忆当年夏夜,月亮隔树投入斑驳光影,清风徐徐入户,而老夫奋笔疾书,正好与清风明月相与作兴矣。草稿完毕,抄录正稿,一日万二千字,并无一处舛讹,时至今日犹以为可贵。尔后梓行,于书、画、园林诸章节配以插图,使该书倍增姿色,新书到手,摩挲终日而不忍弃舍。

      《仁学注析》35万字)是我著述之中第二难忘者。该书除了序言与附录之外,主体按原文、注释、语译与析义四部分写来,也算是研习古著之完美体例。由于《仁学》的作者谭嗣同,他并不是谨严的学者,因他在金陵候补无聊,而随笔写了那些不成体系的文字。本书写作之难在注释,因谭氏不循规矩,凡他所涉猎无不将之入书,又兼其引文不循原文且不完整,因而要找到出处很是艰难。加之当年并无电脑,更无全文检索之软件,因而苦苦翻书乃是不二法门,其劳动量自然可想而知。记得我当初为了写作此书,把古籍书店中的“通检”一类图书几乎买全,还特事买下《佩文韵府》。在著作完成之后,除了《佩文韵府》以外,诸如《老庄通检》、《四书通检》、《左传通检》、《史记通检》等数十本“应制”之书,通通送进了废品店。想当年,为了找到一个典故的出处,往往翻破好几本书,甚至因过于劳累,在站着翻书时还有过短暂的入睡。或许是因为往昔读书的积累,也或许因为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所要查找的典故往往如晤故人,好像双方都在同时寻找对方。直到全书完成之后,我的好友师大朱令名老师才告知我周振甫先生曾做过简注,因再将周注比对,大多不约而同,小部分仍保留个人见解。此书与《禅之艺术》不同,前者乃是对禅美学的阐释,后者乃是对前人著作之注疏,两者风格与写作方式大不相同。也许是冥冥之中有相助者,如此35万字的著作,在我告假两月之后,居然奇迹般完成,时至今日连我自己也不能相信。但不管怎样,我至今也难忘当年的“立睡”,那是一学者立志某事业而孜孜不倦之境界。

      《陶渊明评传》20万字)是我一生著述中难忘的第三种,也是信笔挥洒最惬怀的一种。在作此书之前,本人对于陶全集,对于六朝文史,对于自陶侃至陶渊明家族的文献颇为稔熟,因而动笔著书,往往有文不加点、信笔而来之感。加之当时的校长很是刁钻,工作尤为不顺,亦倍增我著述之感慨,由是将陶子与个人的兴怀揉为一团,遂为20万字之评传。记得当年我曾参考过逯钦立等人之著作,对于其武断陶子为五斗米道徒,对于其中胶柱鼓瑟的注疏,尤为不满。因将种种成说汇合,在整部评传之后条疏出来,这样做既不坏全书之文气,又可以厘清学术见解。记得此书自写作至成书,大约三月半,其间还要担负每周四节课的教学工作,也算是颇为不易了。

      反思一生著述,我认为首先平日里读书必专致,涉猎必广博,到著述时方有着力之处。再者,从事某一著述之时,切不可畏难,而要迎难而上,尤其是在垂成之际更需向上一路,方有成功之消息。此外,保持向上的心态,不要纠结在世俗的名利之中,让学人的赤心永居胸臆,乃是创作力的源头。

                    二〇一四年八月十四日记于怀瑜居

忆三种旧著写作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5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