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戏说“赶经忏”  

2015-11-16 14:25:42|  分类: 雜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戏说“赶经忏”

       闽南等地尚佛,每逢重要佛教节日或启建法会,总要举行大型经忏活动,有时寺中僧众人数不够,则向邻寺借用,甚至还启用农民剃了头以充数。由是便产生了职业性的神职人员,他们在佛教节日或法会期间忙着参与佛事活动,以赚取经忏劳务费用。这些农人或专职经忏人员忙于佛事,在此寺院忙完又赶去另一寺院,如此接连不断,在当地谓之“赶经忏”。

      虽说闽地经忏活动往往有教外人员参与,但他们对于佛事活动的仪轨以及梵呗唱腔还是很谙熟的,能准确地听闻法器声或合掌或礼拜地唱呗,加之剃发着装,几乎没有人能够看出他们非神职人员。虽说他们的参与经忏活动只是临时性的,其目的也不外乎赚几个钱养家活口,但他们在法事活动中还是很敬业的,因而获取一定的报酬也是理所应得的。

      伴随着旅游事业的发展,寺院经济也在膨胀,自然也吸引了部分“准文人”参与到其中,他们为炒热某一道场也作出了一定的贡献。对于这种文宣活动,实质上也可视同另类的“经忏”,即通过文字宣传来为寺院服务。起初这类活动并不频繁,之后,因其尝到了甜头,此类活动非但趋于频繁,而且也形成了一定的组织架构与付酬方式。据说某先生一直充当“经忏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每年要组织所谓的研讨会60余场,平均每月近五场,也可谓辛苦之极了。

      一般情况下,这类活动的每个参会人员需要报销交通费用,需要招待酒店餐饮旅游,还得发放30005000元不等的劳务费以及纪念品等,初步估算下来,每一参会者费用不会下于万元。但无论繁华都会或旅游名胜地的寺院掏得起,就连边远地区的寺院也具备这个支付能力,足见当今寺院不差钱。参会人员一般会具有某种头衔,加上多次开会甄别,几经党同伐异,自然属于本经忏公司的会员。由是,总经理在搞定会务之后,便向会员寄发通知,要求写文章参会,待文章电子档送到之后,略加审理便发通知开会。

      说到文章,参会的内容可能涵盖佛教的方方面面,既包含了经论或历代佛教人物,还可能包含了佛教宗派以及其他风土考订等内容。想想看,一年五六十次会议,每次会议可能根据邀请寺院的需求变换主题,因而面对的研究对象便形形色色了、目不暇接了。总经理每次与会,面对每次新课题均能辩才无碍、应对如流,真不愧为难得的人才呀!若要说白了,当今连晋升或是决定升迁的文章也可能水分多多,其中还不乏拷贝别人文章搪塞者,此类文章也就不具备严格的学术性了。网上文章到处是,将之全部下载拷贝了,然后“生吞王昌龄,活剥郭正一”,自然成了佳搆。若要朝私下里说,这些也纯是开会的敲门砖,只要进了门便是住店吃喝游玩了,还有谁管这些东西。有的大人物还会带领随从参会,有的风流人物甚至连三姨太、四姨太也带了去,多么风流潇洒呀!

      写道这里,我忽然觉得自己捐赠钱给寺院的做法是错误的,因他们不差钱,何苦用钱去助长其贪嗔痴?对于开会所形成的副产品《论文集》,自然不屑一顾,若是看了几行不免又要去考证其抄袭的出处,何苦白费脑力。至于其间的某些大人物,貌似学富五车,其实何尝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哉,自然不值得评价。蒲松龄写《嘉平某公子》,曾藉女鬼温姬之手戏题“何事可浪?花菽生江;有婿如此,不如为娼!”[1]而去。在《孟子·离娄下》,更载有齐人有一妻一妾的故事,聊录此处以博一粲。

齐人有一妻一妾而处室者,其良人出,则必餍酒肉而后反。其妻问所与饮食者,则尽富贵也。其妻告其妾曰:“良人出,则必餍酒肉而后反;问其与饮食者,尽富贵也,而未尝有显者来,吾将瞷良人之所之也。”蚤起,施从良人之所之,遍国中无与立谈者。卒之东郭墦间,之祭者乞其余;不足,又顾而之他,此其为餍足之道也。其妻归,告其妾曰:“良人者,所仰望而终身也。今若此。”与其妾讪其良人,而相泣于中庭。而良人未之知也,施施从外来,骄其妻妾。由君子观之,则人之所以求富贵利达者,其妻妾不羞也,而不相泣者,几希矣。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记

 戏说“赶经忏”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1]《聊斋志异》载:   嘉平某公子,风仪秀美。年十七八,入郡赴童子试。偶过许娼之门,见内有二八丽人,因目注之。女微笑点首,公子近就与语。女问:“寓居何处?”具告之,问:“寓中有人否?”曰:“无。”女云:“妾晚间奉访,勿使人知。”公子归,及暮,屏去僮仆。女果至,自言:“小字温姬。”且云:“妾慕公子风流,故背媪而来。区区之意,愿奉终身。”公子亦喜。自此三两夜辄一至。一夕冒雨来,入门解去湿衣,罥诸椸上,又脱足上小靴,求公子代去泥涂。遂上床以被自覆。公子视其靴,乃五文新锦,沾濡殆尽,惜之。女曰:“妾非敢以贱物相役,欲使公子知妾之痴于情也。”听窗外雨声不止,遂吟曰:“凄风冷雨满江城。”求公子续之。公子辞以不解。女曰:“公子如此一人,何乃不知风雅!使妾清兴消矣!”因劝肄习,公子诺之。往来既频,仆辈皆知。公子姊夫宋氏亦世家子,闻之,窃求公子一见温姬。公子言之,女必不可。宋隐身仆舍,伺女至,伏窗窥之,颠倒欲狂。急排闼,女起,逾垣而去。宋向往甚殷,乃修贽见许媪,指名求之。媪曰:“果有温姬,但死已久。”宋愕然退,告公子,公子始知为鬼。至夜因以宋言告女,女曰:“诚然。顾君欲得美女子,妾亦欲得美丈夫。各遂所愿足矣,人鬼何论焉?”公子以为然。试毕而归,女亦从之。他人不见,惟公子见之。至家,寄诸斋中。公子独宿不归,父母疑之。女归宁,始隐以告母,母大惊,戒公子绝之,公子不能听。父母深以为忧,百术驱之不能去。一日,公子有谕仆帖置案上,中多错谬:“椒”讹“菽”,“姜”讹“江”,“可恨”讹“可浪”。女见之,书其后:“何事‘可浪’?‘花菽生江。’有婿如此,不如为娼!”遂告公子曰:“妾初以公子世家文人,故蒙羞自荐。不图虚有其表!以貌取人,毋乃为天下笑乎!”言已而没。公子虽愧恨,犹不知所题,折帖示仆。闻者传为笑谈。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