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随感三则  

2015-11-05 14:18:36|  分类: 雜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感三则

                  一、也谈幸福感

       随着经济发展与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诸如幸福感、幸福指数等时髦名词也相继出现,让我这闹市中的遗民茫然无知。不过,对于“幸福”本身,我认为是一个无法用统一标准衡量的概念,它取决于不同的感受个体之感知。生活水平再高,资产拥有再多,也不代表他就幸福,像欧也妮·葛朗台那样的守财奴,尽管他占有了一生享用不尽的财富,可是他的心灵始终是贫穷的,也是非常可怜的,他是穷到只有钱的乞丐。相反,蛰居深山,草衣木食,涧饮溪爨,以为我家生活的道人,在常人看来已不胜寒辛,然有道者以内心充盈而觉其乐无穷。可见,幸福与否,并不完全取决于物质生活的富足,也不完全取决于家庭或其它事业的顺达,而取决于自心的丰盈。

       与此同时,幸福之感知,也需要被感知者知足,懂得珍惜当下的生活,珍惜目前的亲友同事,懂得爱惜眼前的一花一草、一云一雨,方有自心幸福的受用。一箪食一豆羹,若予饥者食用,则有无穷受用,也有很大的幸福感知;若果与何曾之辈享用,则将兴味索然,自然无幸福感可言了。若果时刻保有感恩的心,以此来观物,以此来待人,则将珍视眼前的细微事物,也将善待周遭的长幼亲朋。

      

                     二、也谈景点

       而今国人富足了,有花不完的钱,于是开始考虑出游,旅游业也随之兴旺发达起来了。然而,导游或个别旅游公司为了多挣钱,也花招层出不穷,诸如擅自变更行程,略去门票高的景点,或添加无营养的景点以增加收费,将住宿与饮食降低到近于饲料狗窝的程度。游客花了钱找旅游公司买来的当然是虐待与受气,更有个别导游恶意带领游客购物,谩骂游客只吃不拉甚至操刀相向。如此旅游,真的不如居家,或者到一处不曾被人开发的清幽山村走走,或许还有无穷的韵味。

       其实,现今所推出的5A4A景点,并非名实相副,往往是人为炒作,妄添传说故事,以糊弄游人。大凡读过柳宗元永州八记的朋友都会知道,当年的永州在唐代还是蛮荒之地,达官贵人是不会涉足那里的。可是,在柳宗元笔下的永州景致,真是美不胜收,请看: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因坐法华西亭,望西山,始指异之。遂命仆人过湘江,缘染溪,斫榛莽,焚茅茷,穷山之高而上。攀援而登,箕踞而遨,则凡数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其高下之势,岈然洼然,若垤若穴,尺寸千里,攒蹙累积,莫得遁隐。萦青缭白,外与天际,四望如一。然后知是山之特立,不与培塿为类,悠悠乎与颢气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与造物者游,而不知其所穷。引觞满酌,颓然就醉,不知日之入。苍然暮色,自远而至,至无所见,而犹不欲归。心凝形式,与万化冥合。(《始得西山宴游记》)

即更取器用,铲刈秽草,伐去恶木,烈火而焚之。嘉木立,美竹露。奇石显。由其中以望,则山之高,云之浮,溪之流,鸟兽之遨游,举熙熙然回巧献技,以效兹丘之下。枕席而卧,则清冷冷状与目谋,瀯瀯之声与耳谋,悠然而虚者与神谋,渊然而静者与心谋。不匝旬而得异地者二,虽古好古之士,或未能至焉。(《钻鉧潭西小丘记》)

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心乐之。伐竹取道,下见小潭,水尤清冽。全石以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嵁,为岩。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小石潭记》)

每风自四山而下,振动大木,掩苒众草,纷红骇绿,蓊葧香气,冲涛旋濑,退贮溪谷,摇飘葳蕤,与时推移。其大都如此,余无以穷其状。《袁家渴记》)

自渴西南行不能百步,得石渠,民桥其上。有泉幽幽然,其鸣乍大乍细。渠之广或咫尺,或倍尺,其长可十许步。其流抵大石,伏出其下。踰石而往,有石泓,昌蒲被之,青鲜环周。又折西行,旁陷岩石下,北堕小潭。潭幅员减百尺,清深多倏鱼。又北曲行纡余,睨若无穷,然卒入于渴。其侧皆诡石、怪木、奇卉、美箭,可列坐而庥焉。风摇其巅,韵动崖谷。视之既静,其听始远。(《石渠记》)

石渠之事既穷,上由桥西北下土山之阴,民又桥焉。其水之大,倍石渠三之一,亘石为底,达于两涯。若床若堂,若陈筳席,若限阃奥。水平布其上,流若织文,响若操琴。揭跣而往,折竹扫陈叶,排腐木,可罗胡床十八九居之。交络之流,触激之音,皆在床下;翠羽之水,龙鳞之石,均荫其上。古之人其有乐乎此耶?(《石涧记》)

还可以列出更多,姑就目前所录,足以见出子厚所绘之景既无人文历史价值,又无园林兴造之艺,纯然因野山野水而略事修饰罢了,可那清醇之美不亚于现今任何一处5A景点。透过子厚所写,我们不难悟到风景之怡人,乃在于人心之所向往,乃在于此心与此景的和谐交融。可惜当今永州的父母官不懂得珍惜这笔旅游资源,如果根据子厚所记略加修饰,整理出八记之景点,不是人文与自然风景合一的5A佳作吗?

由此可见,我们并没有必要把钱撒在毫无价值的旅游景点,只需自驾或自行出门,找一清幽惬意的山村,或野炊郊外,使自心与当下的风景达到和谐美的极致,便是最佳旅游。记得三十多年我去过张家界,当初那里并没有开发,民风也淳朴,我们所见纯是优美的自然风景。而今的张家界可去不得,据说导游还向游客挥刀,实在是玷污了好山好水,也让占寨为王的地方政府靠山吃山大赚了一把。

 

              三、重温《参同契》

       听闻福建李先生不远千里来湘探访,因寒舍无长物,只得题识拙著二种,并毛笔抄录唐代石头禅师的《参同契》相赠。《参同契》作为石头禅师的传世偈子,虽然篇幅不长,但熔铸了禅门无尽妙义,足以引发禅机,尤足以印证参学见地,因而老夫曾抄录多次。

       提起《参同契》,自然得就唐代青原系石头禅师与洪州系禅师马祖略微罗嗦几句,以窥探中唐丛林概貌。与气势冲天的马祖相比,石头的法席远不及他那般兴盛,他端坐南岳石头,多年不曾离山,因而《宋高僧传》说他“杼载绝岳”(杼者机杼,往来经纬线间,杼载言年复一年也)。他既不在意门庭的拓展,也不在乎门下之多寡,他在覃思禅理,旨在完整地把握住禅法,力求达到体用周密无隙的地步。而在洪州燃起燎原烈焰的马祖,奔走于江西南北,四处接纳弟子建立道场,乃至门下善知识达百三十九人之多。据江西地方志工作人员调查,马祖现今在江西的道场遗址尚有二十八处,如此多的道场需要管理,如此多的门人需要开示,马祖显然分身乏术,也自然不会像石头那样注重自身的修证了。

       石头留下的偈颂等作品不多,唯有《参同契》与《草庵歌》,前者是对禅法的缜密体悟以及针对当时丛林作风如何纠偏等事宜,后者乃是大师法喜的流露,可供后人享用。对于禅法的本体,石头体认到了幽玄的巅峰,乃至针扎不入;而对于禅机的运用,石头又不乏善巧方便,从而形成了他孤邈的道风。他曾让针扎不入的药山体证了石上栽花,也曾让多次滑倒门下的邓隐峰见性,还曾指引大颠闭却咽喉唇吻证道。

       到了南宋时期,禅门青原系的门庭略呈衰落,此时南岳系的金山昙颖便发起了篡改青原法嗣之难(也是禅门继南北宗風之争以后的法嗣之争),试图将药山下的天皇一支纳入马祖门下,于是云门与法眼两派便归了南岳系。尔后的部分南岳系门徒杜撰碑铭,弄出两个天皇(一曰天王),甚至还在药山碑铭中篡改其法嗣,从而给丛林灯谱造成紊乱,也使亲如一家的青原南岳两系禅冰炭不容。这些本是禅门的负资产,可是被某些慧业文人看重,拿出来大肆炒作,发表惊人之论,妄断禅门本无青原系,将药山径直划入马祖门下。

       如果我们能够冷静一点观察当时禅林的法嗣之争,则不难发现均处在青原系禅的衰落之际,当时的青原门徒大可改换门庭,投入气焰熏天的马祖系便是,何苦要那般苦苦硬撑,坚持自家门庭呢?关键在于师徒间的授受,那种亲炙的心证,绝非门外几个慧业文人可以想象得来的,马祖系依凭势力强移青原宗门,乃至造成青原弟子的奋死抵抗,也体现了青原门徒谋道不谋身的高洁品格。直至清代初叶,玉林通琇依恃皇权简直不可一世,在四处占领青原道场之时,也遭遇了青原门人百愚净斯的极力反抗。这些青原后人,情知大势去矣何苦还要拼命抵抗呢?何不顺势接受通琇的“招安”呢?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祖师一代一代传承的家风是心心相印的,并非外在势力可以强移,他们并非立异标新,而在于延续宗下一脉相火。

       后世慧业文人考释禅宗,自胡适的神会和尚考证伊始,遂开运用敦煌卷子文献考证之风,后世文人接踵以碑志文字为据,进一步扩大了禅门的负面资产的研究,形成了不可思议的谬论。要知道,碑志文字的写作,有时去禅师迁化百年乃至数百年,所记无非师门口耳所传。即便禅师迁化不久便有碑铭,其作者往往受命于乃禅师的某一门下之意写作,也不见得就那般全面可靠。何况《全唐文》、《唐文拾遗》之类的文献,成书于清朝,其间文献的收录,往往历经时代嬗变,而编者求全唯恐遗漏,因而甄别意识自然放松,乃至天皇两碑铭均在收录之中。至此,我想起了明人冯梦龙的一段话,姑录于此。

蔡伯喈曰:“吾为天下作碑铭多矣,未尝不有惭,惟为郭林宗碑颂无愧色耳。”然则谀墓之弊,自古已然。而修史者欲以墓志为征,尚得为信史乎?(团结出版社一九九六年版《太平广记钞》一八三页)

       若要真正了解禅门法脉,除了对教外文献参考之外,尤应重视宗下语录及其宗风记载,踏实地去体认一宗一派的宗风作略,从而亲切地感知法脉承袭。只有在把握住宗下机缘语录的前提下再去参考传记碑志,才不至于丢失主心骨,乃至被教外文献前者鼻子走。(对于天皇、药山法嗣的考证,老夫早年曾有专论发表,在此不再赘言)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五日记随感三则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47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