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落晖吟  

2015-10-18 15:34:09|  分类: 雜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落晖吟

       曾几何时,凭依危阑,观望落晖,待落日的余辉将山峦、树梢、溪流染得绯红,直至落晖渐渐呈暗红、青黛色,进入夜幕方肯罢休。由明入暗,由光亮而漆黑,殆人生轨迹之所定,谁也无法回避,而暮色与落晖,则似乎是象征着人生最末的那段辉煌。

      令我最为难忘的是黄昏时登寿山俯瞰西子湾,海浪不停地啃噬着岸边巨型水泥块,溅起银白的浪花,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夕阳给榕树罩上红晕,天边红中夹着青黛,与无际的海水浸染到一块,很难找到确定的水天分界线。海鸥不时翩飞,这些白色的天使出现在诺大的红色主体背景下,显得尤为入目,也显得最为灵动。若离打狗领事馆稍远一点,还可以看到渔民的亲人护送其出海,其间或母或妻,她们目击即将远征的亲人,哭的那么伤心。由于受气候条件的影响,寿山上最多是相思树,其叶片对生卵状,枝桠修细,然具有很强的抗台风能力,豪雨飓风过后,它们从不倒伏,最多落下一些树叶。极目海天尽头,沐着轻柔的海风,冥思人生况味,一人独处良久,竟然不知日将夕矣,这也几乎成了我半年游跞当地的必修课。

      而今养老于内陆,虽然没有那么旷远的天穹,没有那么辽阔的海面可观,但犹有宽阔如素练的湘江可相伴,每晚漫步此处,亦有无穷的趣味。由于卜居郊野,远离喧嚣的闹市,此地江湾石板路上行人颇为稀少,有时几公里路上独有我一人,以故成了我身心的独立王国,令我最心仪。昔日,常持相机江滨漫步,甚至蹲守江湾,等候日落的最佳光影,有时为拍一帧理想的照片而久久候之。而今,不再稀罕尤物,也不收藏字画,更很少照相,就一人悠闲踱步,累了随处绿茵坐坐,也不去想过去未来,俨然一会走路的植物人。日倚山巅时节,江波由蓝转红,树梢与江中苇草被罩上红晕,欸乃归舟也圈在红光之中,独有日光中心投射处有一道金灿灿光波闪烁。痴望洸漾的金波,细数聒噪的归鸟,虽无义味,然亦是老夫打发日子之道,以故每日如斯,从未间断。

      “天意怜芳草,人间重晚晴”,是李商隐《晚晴》的诗句,反映了诗人对人间理想生活的眷恋,也体现了诗人期盼美好的人生终结。老夫而今正处在晚年,也深知人之降生恍如日之喷薄,人之辞世也就如同眼前之日夕,无须存有丝毫的眷恋,更不应有点滴执着。生嘛,就让它自然而生;死嘛,也由它坦然而死,又何必留恋甚至不可割舍?若是我们有朝跳脱生死的圈缋,诚如僧肇那般观物,则“旋岚偃岳而常静,江河竞注而不流,野马飘鼓而不动,日月历天而不周”,又何来动静、去就之别?

      踏着落晖,心不附物,皎然无滓,则纵管日出日落,天下更有何物关乎胸次!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八日记

 落晖吟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