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随缘与遣緣  

2016-01-18 12:54:18|  分类: 雜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缘与遣緣

      要说人生百事,总而言之统而言之也莫过“随缘”与“遣緣”四字,若能恰当地用好这四字,乃是人中雄杰。世间万事皆有缘起之因,亦有缘灭之果,天下万物皆有缘生之时,亦有缘灭之日,如何面对这纷繁缘生缘灭,也就在于我们能否如法运用随缘与遣緣四字了。在我们遇缘时,当缘就得随缘,不可回避;一旦缘尽,各自东西之日来临,我们必须懂得遣緣,立即放下已去之缘。

      世上万物,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各有时令,若我们当缘于春,就要像春花那般绚烂;若是处夏,则须如夏木之繁荫;假若秋令已至,则呈累累硕果;一旦冬临,乃须坦然叶落归根。哪怕细小到我们盆花那样的小世界,当我们精心呵护,花卉茁壮成长且蓓蕾待放时,我们必须领略其鲜美与芬芳;而一旦叶落枝萎,说明此盆花与我缘尽,自当移除此花,不必为此长吁短叹。假若是人缘,当此人住世且与我有缘,则当惜緣,切不可马虎应对;而一旦此人去世或反目,说明你与此人缘尽,也无须死死拽着不放。一句话,无论世事还是人事,均有其缘,我们非但要学会惜緣,更要学会随缘与遣緣,方能游戏三昧于世出世间。

      在了知缘生缘灭之理以后,我们对于惜緣与遣緣自有理性认识,然一旦落实到具体的人与事,那执着的劣根便从私底里钻了出来,由是而伤叹已失的往事,由是而痛念已故的亡人,或者执持失去的财富,或者活在昔日辉煌……《红楼梦》第一章在叙说跛足道人的《好了歌》之后,接着将甄士隐对《好了歌》的诠释列出,真是看破红尘,剔透玲珑极了。且看那甄大老爷是怎样说的: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甄士隐的这个《好了歌解》深得跛足道人的首肯,以至连连拍掌笑道“解得切,解得切”,乃在于他洞彻了世事与人事的无常。几经世事人事的考验之后,人们自然会把很多事情看得淡一些,甚而至于抛弃红尘,随伴古佛青灯一生。但如果不是自家当即便能遣緣,即便遁入空门也只是一种回避,他们面对缘灭或缘尽仍然不免痛不欲生。因此在理性上明了随缘与遣緣之理以后,还得在情感上几经磨砺,方可做到缘来即应,缘尽即去,不存芥蒂于心。

   面对自家的缘,我们既不能回避也不可轻率,必须认真对待,否则会惹人玩世不恭之讥诮。就像我早年在《三相都市报》副刊所写的《演戏与看戏》一样,当我们遇缘,我们就必须认真扮演角色,将假戏真演。因而,我们平日对待亲友,对待子侄,对待乡党邻里,均要拿出真心,切不可逢场作戏,这才真叫做随缘。情知一切无常,但不可草率应付,要像万石君数马[①]那样认真得可爱,方可领受得起这随缘二字。也就是说,修出世法的人对待世间法并不是儿戏,而是认真应对,从不不欺于自心,更不欺世盗名。对待缘尽或缘灭,我们得当即放下,做到心里不存芥蒂,这才是真正的遣緣。若不能当即放下,便会纠结在昔日而无法进入明天,也使自心摧折乃至一蹶不振,这是人性执着之大弊,必须根除。试想,如果真像祥林嫂对待阿毛那样执持不放,直至精神麻木,最终丧身与执着之中,那将是何等愚昧!只有像汉代的孟敏那样,甑堕而不顾[②],乃是真正遣緣的境界。

   缘来必须真切地对待,缘去必须坦然放下,这样的人生方可谓禅悦人生,乃可谓得道。若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们演戏时必须假戏真演,而看戏时必须雪鸿爪泥不存胸次。要培养出这种襟度,我们在看戏时须仍存三分演戏之心,而演戏时亦不可不作看戏之想。

                  二〇一六年一月十八日记

 



[]万石君名石奋,因他与四子均在西汉官至二千石,因有万石君之名。石奋恭谨无比,哪怕其少子石奋也如此。《史记·万石张叔列传》载石奋在景帝时为太仆,“御出,上问车中几马,庆以策数马毕,举手曰:‘六马。’庆於诸子中最为简易矣,然犹如此。”

[] 《后汉书·郭符许列传》载“孟敏字叔达,钜鹿杨氏人也。客居太原,荷甑墯地,不顾而去。林宗见而问其意。对曰:‘甑以破矣,视之何益?’林宗以此异之,因劝令游学。十年知名,三公俱辟,并不屈云。”随缘与遣緣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