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画山水序》钞后  

2016-11-02 14:17:40|  分类: 雜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画山水序》钞后

      宗少文《画山水序》一文,老夫用毛笔抄录不下数十次,然每次录毕,均似略有新得。尤其是关于山水画艺术的本体方面,少文应是拓荒者,且后世鲜有及其踵者,因而我对此文屡屡爱不释手。

      首先,在少文论及山水画时,当时的丹青界尚不盛行山水描绘,妙手多萃于人物画之中,诸如瓦棺维摩画像之类,应是此时的绘画风尚。而少文首度论述了山水画艺,阐释了以艺术手段展现山水风景之审美情怀,实属独具慧眼。自少文首倡“披图幽对”之后,及乎宋人《林泉高致》,也只是言及“不下堂筵,坐穷林壑”之理。且自少文之后,有谢赫《古画品录》、姚最《续画品》之作,然于山水之专论,毕竟乏人。尔后,梁元帝萧绎作有《山水松石格》,其间“水因断而流远,雲欲坠而霞轻,桂不疏于胡越,松不难于弟兄”之句,似多山水技法之说。及乎唐人王维,乃有《画学秘诀》之著,载于《王右丞集》卷二十八,所论虽颇精湛,然亦多涉技法,而于本体似未及焉。五代荆浩,作有《画山水赋》,其间虽言及山水画之体用,乃谓山水之骨骼与外形,亦偏于技法。而在少文这里,直入山水画之美学本体,所谓“圣人含道暎物,贤者澄怀味像”,所谓“夫圣人以神法道,而贤者通;山水以形媚道,而仁者乐”,无疑触及了山水画的美学本体。少文这里所说的“道”,显然是山水画合理的美学内核,且此“道”但可以“澄怀”的方式去体悟。因而在山水画的创作之中先是“以神法道”,然后才去摄取山水的媚道之形,于爰而成载道之山水画作。

      其次,少文这里所论之“道”,自然代表了其理想的美学内核,也是其山水画创作所追求的最高艺术标准。而此“道”获取的途径,必须遵循“澄怀”的方式,这显然与《老子》的“涤除玄鉴,能如疵乎”遥相呼应。澄怀,乃涤荡胸中杂念之后的襟怀,老子的涤除玄鉴,显然也是要求用无杂染的襟怀去感知天地万类。这种襟度一旦获取,则寻常的看山未见得是山,看水亦未见得便是水,那种超越俗眼的境界自然难以用有形的言语来表述。此种见地,比起德国黑格尔所谓的“绝对理念”来说,无疑要高妙不知多少倍,这也是中国哲学与艺术高于西人之处。作为一位真诚的艺术家,他只要把握了这个“道”,其笔下的山水自然臻于艺术的真谛,合符美学的轨范。若能执驭此“道”,则“竖划三寸,当千仞之高;横墨数尺,体百里之迥”,由是“则嵩、华之秀,玄牝之灵,皆可得之于一图矣”。

   此外,若要深究宗炳这种美学尚好之成因,自然还会涉及到他的人生理念,涉及到他人生的最高追求。少文非但善书画,同时他还信仰佛教,在梁僧祐所辑录的《弘明集》卷二,收有他所作的《明佛论》。据说他也曾参与了庐山慧远的结社,虽然他参与庐山莲社的时间仅仅五十来天,但他的名字却存于十八高贤之中。在《明佛论》中,少文认为“佛国之伟,精神不灭,人可成佛,心作万有”,此见虽与正见尚欠程途,然毕竟具有深厚的佛教倾向。由于当时般若学的讨论正处高潮,罗什、僧肇之学尚未大举南传,因而缘起性空之理并没有被广大信众所把握。故尔少文尽管认识到了“诸法皆空,宿缘绵邈”之理,但他仍然怀有“精神不灭”之想,以故未能领会当体即空。虽然如此,带有佛学倾向的美学探索自然易于触及美之本体,这就像稍後的刘勰那样,他认为:“然滞有者全系于形用,贵无者专守于寂寥,徒锐偏解,莫诣正理。动极神源,其般若之绝境乎?”(《文心雕龙·论说》)惟其用“澄怀”的襟度去扪摸般若的神源,少文的审美理念不但臻于高妙,且具有永恒美学意义。

   末了,我想探索人生审美尚好的形成与人生理想之追求的关系,由此而窥见二者往往最终归一,诸多伟人为了实现其人生理想甚至还不惜生命。记得竹林七贤中的嵇中散,向子期《思旧赋序》说他“博综技艺,于丝竹特妙”,在他生命即将结束时,“顾视日影,索琴而弹之”,然后坦然就戮。《晋书》本传则夸张其事曰:“康将刑东市,太学生三千人请以为师,弗许。康顾视日影,索琴弹之,曰:‘昔袁孝尼尝从吾学《广陵散》,吾每靳固之,《广陵散》于今绝矣!’”在生命的最终阶段,嵇康并没有为自己的英年早去而哀伤,他将自己的生命伴随这美妙的旋律一道进入了最美的殿堂。绘画以线条与色彩来表现美,而音乐以声调高低与节奏缓急来表现美,二者虽是殊途,而所臻极致毕竟相同。足见,艺术的最高境界与人生的最高理想之间,最终还是一组延合的射线,由两个不同的源头归于一体。难怪丰子恺先生用三层楼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来描述人生层面,其最高的层面自然是宗教理想,它统摄了人生的一切物质与精神生活。作为审美理念,显然更接近人生的最高理念,有时甚至是与最高人生理念混而为一的整体,明了此理也就可以明白嵇康坦然就刑的原因。

      人老了,思路不似少时明晰,因而拉杂说了这些,连自己也不知所云,姑俟达者一哂矣。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日记

 《画山水序》钞后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5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