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浩吟梦  

2016-04-06 11:19:34|  分类: 日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浩吟梦

      老夫居多时候夜寝不梦,或似有所梦而觉无记忆,独昨夜入梦,醒来历历在目,实感奇怪。梦境一直是墨黛一般的色调,忽闻天际有吟《登幽州台歌》者,顿感回肠荡气,遂进入青黛色的幽深古巷,与吟咏声一并荡气回肠,化为浩歌。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这首古歌句式参差,五言六言相杂,若于形式似有变法参差之味,然其藻饰则尽去铅华,浩气荡然,可贯长虹。此22字将时空的某一节点剪辑成切片,然后无穷倍地放大,凸现了亘古的岑寂与旷世的孤独,给人气吞万里如虎的震撼。

幽州台又名黄金台,是战国时期燕昭王为招纳天下贤士而建,诗人至此览古思今,不免感念岁月之迁流而叹贤君难遇,故尔怆然涕下。对于这篇古今难得的浩叹,明人杨慎在《乐府诗话》卷六有“其辞简直,有汉魏之风”的点评。黄周星《唐诗快》卷二亦曰:“胸中自有万古,眼底更无一人。古今诗人多矣,从未有道及此者。此二十二字,真可以泣鬼。”这些古人评述用字如金摎铁,铿镪有力,诚为千古不刊绝论。

然老夫夜梦吟诵此诗,并无追忆黄金台故事之想,只是一种无意识的偶然触碰,不期擦起闪亮的火花。古人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此语虽信然不诬,然于老夫登台浩歌之梦委实派不上用场,用一般心理学的理论似也无法解释。世间诸多事物并非全用学理可以诠释出来的,且诸多世事也并非随人愿而衍生而发展,即如《周易》彖辞所说“枯杨生稊,老夫得其女妻”(《大过》之九二)那样,很多事情的结局竟然那般诡谲,那般不可理喻。如果要用常理去解释各别现象,居多场合必然会出现郢书燕说的状况,因而我们与其喋喋不休,倒不如欲说还休。惟其如此,老夫并不会去纠结偶然一梦,但对于当夜的浩吟倒是颇为流连,因直录当时梦境,并不想用任何方式诠释它,更不想借此而作矜夸。

时至今日,去夜梦之日已期旬,当初记梦文字并未完成,殆因老病之故,抑或无常将至也。今日捡故,来个狗尾续貂,以终此篇,也算是了结旧梦吧。然不管怎样,世人每临一事,无须全部采用理性的方式诠释,要给偶然性留足适当的空间,这样一旦产生事与愿违的状况,心里便可安然承受。如此则于人于己,于事于物均有好处,聊且奉献友朋云尔。

                二〇一六年三月廿二日初记,四月六日续貂

 浩吟梦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