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目击道存  

2016-05-19 14:46:56|  分类: 隨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击道存

      目击道存是禅家常见的话头之一,也是禅门用以表示师徒传心的妙喻,因而屡见于禅门机辩之中。《汾阳语录》载学人问“投针相见时如何”,汾阳以“深浅何疑”接引。学人以为机缘成熟,由是叩问“恁么则目击道存也”,此时汾阳乃以“龙猛摇金锡,提婆打大钟”暗示其尚欠程途。似此等公案,宗門中比比皆是,然究其语源,毕竟源于南华故事。《庄子·田子方》载温伯雪子要去齐国,住于鲁国旅次,当时有人求见他,却被温伯雪子拒绝。待到温伯雪子到了齐国返回鲁国之后,此人又要求会见,温伯雪子便同意一见。然会晤之后引起温伯雪子太息曰:“昔之见我者,进退一成规、一成矩,从容一若龙、一若虎;其谏我也似子,其道我也似父。”孔子也与之会晤,然并未措一言,遂激起了子路的犹疑,此时孔子告之:“若夫人者,目击而道存矣,亦不可以容声矣!” (《庄子·田子方》)这便是“目击道存”一语的掌故,盖谓两双目光对视,便可明了其“道”之所在矣。

说诚实言,目光颖睿者,无须借助言语交谈,也无须相处时日甚多,即可明白对方心意,甚至还可初探对方的底蕴。反之,若是资质愚鲁者,即便与人终日厮守,岁月深久,亦未必能知晓对方一二。因此,吾人会友,无须相缘年深月久,只须两心相印,也能分身异处而心意全同,以故古语有“白头如新,倾盖如故”之说。若是逃禅,修为则更加严谨,古德以为“浮屠不三宿桑下。不欲久生恩爱。精之至也” (《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二氏部汇考》卷上) 在早期弘传到我国的《佛说四十二章经》中,也明确地提出“日中一食,树下一宿,慎不再矣”的教规。古德认为“使人愚弊者”,全在“爱与欲”二者,因而行者不可不慎处,尤其初行者更不可不奉行。

更有一些独立抗行的高人,他们一衣一钵,万里游方,不计道里风尘,而一路耳闻目睹概不存胸,唯有降伏此心是务。六朝时有布袋和尚者,便是这方面的杰出代表,其游方偈子也隽永清新至极,姑录如此。

一鉢千家饭,孤身万里游。青目覩人少,问路白云头。

请看,行者一手执锡杖,一手托钵盂,孤身万里、风尘仆仆,他一路见人极少投以青目,对于沿途风物则更是不存于心。更妙之语乃在最末一句,若有人问起他的目的之地,便在那渺远的白云叆叇之处。事实上行脚僧只有在降伏了此心之后,方可住下来弘法接人,因而丛林有“赵州八十犹行脚,只是心头未悄然”之说传世。至于樵隐和尚之说[],虽是洒脱风流至极,然非大彻大悟之辈,切不可炙手矣。

      老夫所剩时日不多,不敢博涉世事,亦不敢广交胜友,唯以“日中一食,夜后一寝”为常课。至于窗外盛事、陌路红尘等一概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并非傲慢,庶老夫年迈,不敢再贪玩也。

              二〇一六年五月十九日记

 

 

 目击道存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樵隐和尚语录》卷下曰:“吾佛有‘浮屠氏桑下不三宿’之戒,世或讥之,谓无人伦之义,而取断灭自种也。殊不知真行无迹,真空无依,真照无所,真梦无寤,乾坤籧庐,三界逆旅。昆虫草木,皆吾眷属,何地不可归宿哉?倘或念念不停,新新不住,则举足下足,何许非桑下也?”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