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漫谈隐者  

2016-06-22 15:48:42|  分类: 隨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漫谈隐者

       迩来无事,以抄写古人名篇为趣,今日钞到孔稚珪的《北山移文》,被作者调侃揶揄林下待价的周颙之文笔所折服。尤其是作者以山神口吻道出的这段话,读起来更是痛快淋漓,让人荡气回肠,颇有“三月不知肉味”之感。请看:

今又促装下邑,浪栧上京,虽情殷于魏阙,或假步于山扃。岂可使芳杜厚颜,薜荔蒙耻,碧岭再辱,丹崖重滓,尘游躅于蕙路,污渌池以洗耳。宜扃岫幌,掩云关,敛轻雾,藏鸣湍。截来辕于谷口,杜妄辔于郊端。于是丛条瞋胆,叠颖怒魄。或飞柯以折轮,乍低枝而扫迹。请回俗士驾,为君谢逋客。

面对周颙的再过钟山,山神如此怒颜相向,足以见出作者对于待价而沽的假隐士之憎恶,对于那些不从一而终的人士来说,如此调侃揶揄也该是理所应当。

其实,隐居而待机遇,这种情形在古代比比皆是,哪怕是“两朝开济”的诸葛孔明也曾有过南阳隆中的归隐经历。而要追溯其历史渊源,则隐士并非是后世才有,早在远古时期就曾出现过,并保留在许多古代文献之中。据晋人皇甫谧《高士传》所载,在帝尧时期就曾出现过被衣、王倪、啮缺、巢父、许由、善卷等隐者,另在晋人宗炳的《画山水序》中,也曾提到过广成、大隗、孤竹等人,足见隐者古来有之,并非是道教形成之后的产物。在孔子周游时期,由于天下扰攘,孔子也多次与这些人士遭遇,其中如荷蓧老人、楚狂接舆、长沮与桀溺等人即是,在《论语·微子》一篇均有记载。

      隐者非但早在道家形成之前就出现了,且在远古时期,隐居也不过是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罢了,盖以归隐来维系其清操与自足自乐的生活。且看许由吧,他在帝尧时期便隐居了,据说帝尧听闻许由贤名,拟将天下授予他,可许由说:“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犹代子,吾将为名乎?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归休乎君,予无所用天下为!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见《庄子·逍遥游》)太史公在《伯夷列传》中亦曰:“尧让天下於许由,许由不受,耻之逃隐。及夏之时,有卞随、务光者。”东汉蔡邕《箕山操》,更载许由听到尧让位给自己后,感到耳朵受到了污染,因而“临河洗耳”。至于许由不愿意接受尧让天下的缘由,是否如鹿毛寿所谓“有让天下之名而实不失天下”[1],那就不可得而知之了。

至于隐者居于林下,不预世事,然亦不可无所事事,因而对于自然乃至个体生命现象的研习自然成了他们的主业。为了维系平和清正的心境不变,因而他们不会接受外界的扰攘,静居林下以养正,久而久之自然体悟到了宇宙的某些规律,或者把握了个体生命的某些节律。随着这一风习向后延续,遂开道家学派先河,老庄之学应当就是建筑在许由等前辈的实践基础之上的。随着后世林下生活的丰富与道家理论的发展,诸如天文、舆地、星历乃至养生等学说,时或渗透于道家学说之中,这便是林栖一派的进步意义所在。

      迨及孔子时代,老庄几乎同时产生,由于当时天下动荡,诸侯连年征战,非但民不聊生,士人也倍感无常。因而孟子给后世的士子提出了一个处世的原则,那便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在这里,“穷”与“达”对举,所指乃是“逢时”与“不逢时”,并非单指生活的穷困。“穷”主要是指不逢时,即没有遇上施展个人才华的机会;“达”就是指“逢时”,即遇上了可以施展个人才华的机会。如果用孟子的话来说,便是“士穷不失义,达不离道。穷不失义,故士得己焉;达不离道,故民不失望焉。古之人,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孟子·尽心上》)这就是说,士子在“穷”时应当保住个人的道德底线,不改变个人的操守与理想,这也是对“独善”的最佳注释。当年,诸葛隐居隆中,每自比于管仲、乐毅,他当年在那里蛰居无非就是要等待可以出山的机会,然后大展宏图,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与此同时,如果无法遇到可以有所作为的机会、或者虽有礼请而非其人,隐者自当把握分寸,不会草率出山以毁一世英名的。由此看来,归隐林下与出山入世两种生活模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要看个人机遇是否成熟,方可作出决断。若遇上可以作为的机会,能出山干一番事业以利人利天下,又何乐不为呢?若可仕而不出世,非但消弭自家一生,且对于社会与苍生也无半点贡献,那样的安隐并无任何人生与社会意义可言。因此,对待周颙当年的出山,要看他是否找到可以造福天下苍生的机遇,要看他是否干出了一番事业,而并不是硬要他安隐此地不出。诚然,对于人生理想与事业,我们强调从一而终,哪怕是遇上天地崩、泰山移也不要改变,以实现个人的理想抱负。

   要之,归隐林下在远古时期便有,随着林下生活的丰富与发展,乃有道家思想,爰成道家学派。若以孟子的“兼善”与“独善”理念视之,则遇缘自当出世从事,以利天下苍生;缘悭则自当安居林下,保全个人清操。这一处世原则非但可以保持士子清操,而且也可以避免社会的动荡,以利天下苍生。因为,在中国最不缺乏的是楚汉之争,最缺是与民休息的建设环境,如果士子只有兼善的人生取向而没有独善的归隐选择,不知天下要多闹出好多个楚汉之争来。足见孟子的处世原则对于中国士子的积极意义,对于中国社会数千年的长治久安的贡献,对于天下苍生的利泽。

                  二〇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记



[1]《史记·燕召公世家》载:“鹿毛寿谓燕王:‘不如以国让相子之。人之谓尧贤者,以其让天下於许由,许由不受,有让天下之名而实不失天下。今王以国让於子之,子之必不敢受,是王与尧同行也。’”漫谈隐者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