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龟蓍漫语  

2016-06-05 13:23:22|  分类: 雜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龟蓍漫语

      闲来无事,抄录《文心雕龙》,其《原道》篇有“爰自风姓,暨于孔氏,玄圣创典,素王述训,莫不原道心以敷章,研神理而设教,取象乎《河》、《洛》,问数乎蓍龟,观天文以极变,察人文以成化”之说,遂好奇于古人卜筮的缘起。殆古时生产力低下,人们面对未知的领域究竟要如何处置,这毕竟是难为众多人的一个命题。为此,古人巧借灵龟之甲来占卜,以此逆知来事之吉凶,从而决定行动取向,以趋吉避凶。占卜之术由来尚矣,从商丘出土的龟甲占卜记录文字来看,中国的卜筮文化可能有近六千年的历史了,而后历代传承演变,则发展成复杂而又庞大的术数学体系。

      《左传》与《国语》所载卜筮事宜甚多,其中君王事无巨细,大到征战杀伐,小到宫闱细节甚至寝梦,均有占卜记录。从《左传·哀公九年》的这段记载,似可见其一端:

晋赵鞅卜救郑,遇水适火,占诸史赵、史墨、史龟。史龟曰:“是谓沈阳,可以兴兵。利以伐姜,不利子商。伐齐则可,敌宋不吉。”史墨曰:“盈,水名也。子,水位也。名位敌,不可干也。炎帝为火师,姜姓其后也。水胜火,伐姜则可。”史赵曰:“是谓如川之满,不可游也。郑方有罪,不可救也。救郑则不吉,不知其他。”阳虎以《周易》筮之,遇《泰》之《需》,曰:“宋方吉,不可与也。微子启,帝乙之元子也。宋、郑,甥舅也。祉,禄也。若帝乙之元子归妹,而有吉禄,我安得吉焉?”乃止。

晋国面对出兵救郑一事,聚集了谋臣卜师决定是否出师,其间卜师至少有四位,即文中的史赵、史墨、史龟与阳虎。其中龟与史墨主张伐齐以救郑,史赵主张放弃救郑,而阳虎采用《周易》卜筮,亦主张放弃,于是晋国最终放弃了救郑的举措。足见君王与谋臣及卜师构成了统治机构的决策中心,其间卜师具有很大的决策权,他们参与君王的决策也巨细不捐。又如《左传·僖公四年》载:“初,晋献公欲以骊姬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公曰:‘从筮。’卜人曰:‘筮短龟长,不如从长。且其繇曰:专之渝,攘公之羭。一薰一莸,十年尚犹有臭。必不可。’弗听,立之。”在这里,卜师至少有两人,卜者以为不吉,而筮者以为吉,晋献公采用筮者之见,遂纳骊姬,尔后造成晋国大乱,太子申生被杀,公子重耳出亡在外十八年。另外,在古人那里,卜者采用龟甲占卜,而筮者采用蓍草推衍,而“筮短龟长”乃是当时卜师的看法,足见不同方式占卜之结论亦有选择之先后与倚重之别。有些时候,君王本人也亲自参与卜筮以决疑,《左传·哀公十七年》载:

卫侯梦于北宫,见人登昆吾之观,被发北面而噪曰:“登此昆吾之虚,绵绵生之瓜。余为浑良夫,叫天无辜。”公亲筮之,胥弥赦占之,曰:“不害。”与之邑,置之,而逃奔宋。卫侯贞卜,其繇曰:“如鱼赪尾,衡流而方羊。裔焉大国,灭之将亡。阖门塞窦,乃自后逾。”

卫侯对于夜梦竟亲自卜筮,卜师也参与占筮,两人均认为无害,乃给予浑良夫[]采邑,而浑却放弃了,出亡宋国。

      随着社会的发展,占卜一门也向各个领域延展,遂形成门类众多(如星占、勘灶、梦占、梅花数乃至看相算命等等,可谓名目繁多)之学,所占卜领域也无所不及,对中国社会生活的影响自然至为深远。乃至科技相当发达的今天,人们遇到无法逆知的事物,也免不了去抽签问卦以决疑,遑论科技程度尚在蒙昧时期的古代。虽然占卜之学并不见得完全灵验,但随着这么长历史时期的预测经验的积累,其间自然有某些规律是可以让人们参考的。在作为卜筮著作的鼻祖《周易》一书中,也有关于占卜方法的记载,例如:“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 (《周易蒙卦卦辞》)这就是说,凡占卜者最好只占卜一次,即便多次占卜也只能采信第一次的卜辞,这应该是卜筮中的要点。尽管晋赵鞅卜救郑参与占卜的人至少有四人,但每人均无第二次占卜的记载,只是四人所卜的结论形成两种而已。非但占卜只能采信第一次卜辞,而且占卜者最好不要带有主管概念,必须用沖和的心境去感受事物的走向,方具有参考价值。在《周易·咸卦》中,其彖辞曰:“天地感而万物化生,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观其所感,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这里所谓的“感”,乃是我们今天常说的直觉,不带个人思维与主见参与的第一感觉,乃是最靠得住的结论。因此,《周易·繋辞上传》更明确地告知人们:“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致神,其孰能与於此。”可见,真正的卜筮者首先必须斋心[②],摒除自家心灵残存的杂念,清理心灵中的所有先入,然后宁心静观,敏捷地捕捉第一感觉,乃有占卜之用。若如坊间讨生活的看相算命先生,他们每日不知要接待不少人,要演算不少未来事物,在他们那里自然不会有真实的结论出现。

   随着人类对未知领域预测的进一步扩展,人们对于死后的走向更为牵挂,由是以轮回为主旨的佛学产生了。佛教主张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举凡业果皆是自家所造,与他人概无关系,因而主张个人修身消业,以期临终能有善果。这一学说将人们外驰的心拉向内求,从而进德修业,完善自我,获得圆满的人格与修为,其积极意义自然不可低估。若欲达到这样的境界,首先必修自心,俾其灵府无纤毫尘滓,方可消业免灾,获得最终解脱。其实,这一倾向在《周易》中也早露端倪,坤卦《文言传》曰:“积善之家,必有馀庆;积不善之家,必有馀殃。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辩之不早辩也。”显然,这是在告诫人们,若欲吉占到来,必先修自己德业,若德业有亏即便卜得吉兆也未必吉利。诚然,《周易》的进德修业之说并没有佛学解脱之说那般透彻淋漓,也远不如佛教的解脱究竟,但此说毕竟还是接近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理论,因而可以作为修学参考。

      明了以上所述,则我们遇事无须求签问卦,也不必过于奢求意外收获,但自修心,即可了断一切。若欲逆知来事,无须求取术士演算,但自洗心,用皎然剔透的心灵去感知未来,即可逆知其大概。尽管我们感知到吉兆,也不必过喜,仍需戒慎恐惧,勤修自心,勿使放逸,更不可懈怠乃至造作恶业。反之,我们如果占得凶兆,也不必太过恐惧,完全可以勤勉修学,剔除自我德行的污淖,增进自家德业,从而逢凶化吉。

             二〇一六年六月五日记

 龟蓍漫语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浑良夫:卫国的大夫孔文子的仆人,长得英俊漂亮。孔文子娶了卫灵公之子、卫庄公蒯聩的姐姐为妻,生了儿子悝。

[]《列子·皇帝》载:“于是放万机,舍宫寝,去直侍,彻钟悬,减厨膳,退而间居大庭之馆,斋心服形,三月不亲政事。”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