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文漪堂记钞  

2016-06-08 14:48:25|  分类: 書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漪堂記》鈔

余既僦居東直房,潔其廳右小室讀書,而以徐文長所書“文漪堂”三字匾其上。

或曰:“會稽,水鄉也,今京師囂塵張天,白日茫昧,而此堂中無尺波一沼之積,何取於漣漪而目之?”居士笑曰:“是未既水之實者也。夫天下之物,莫文于水,突然而趨,忽然而折,天回雲昏,頃刻不知其幾千里。細則為羅縠,旋則為虎眼,注則為天紳,立則為嶽玉;噴而為霧,吸而為風,怒而為霆;疾徐舒蹙,奔躍萬狀。故天下之至奇至變者,水也。夫余水國人也。少焉習于水,猶水之也。已而涉洞庭、渡淮海、絕震澤,放舟嚴灘,探奇五泄,極江海之奇觀,盡大小之變態,而後見天下之水,無非文者。既官京師,閉門構思,胸中浩浩,若有所觸。前日所見澎湃之勢,淵洄淪漣之象,忽然現前。然後取遷、固、甫、白、愈、修、洵、軾諸公之編而讀之,而水之變怪,無不畢陳於前者。或束而為峽,或回而為瀾,或鳴而為泉,或放而為海,或狂而為瀑,或匯而為澤,蜿蜒曲折,無之非水。故余所見之文,皆水也。今夫山高低秀冶,非不文也,而高者不能為卑,頑者不能為媚,是為死物。水則不然。故文心與水機,一種而異形者也。夫之堂中,所見無非水者。江海日交於睫前,而子不知,子則陋矣,余堂何病焉?”

   明人袁才子中郎宏道之《文漪堂記》,一言以蔽之,曰有情趣焉爾矣。如老氏言,水善利萬物而莫與爭,故其呈象者無不美也。蓋靈動變化,物莫與京矣。時近端陽,湘水邊龍舟試渡,一時歡呼動地,水擊千里。有感於斯,因錄此文也。時丙申年五月四日,長沙企愚識。

文漪堂记钞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