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雨囚  

2016-07-05 09:19:41|  分类: 雜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囚

       连续五日下雨,其住雨的间隙总不超过半小时,接着又是扯天扯地降雨,雨点之大,雨阵之密,是老夫数十年不曾见者。整整四天禁闭在家,不能出门散步,即便看电视也会被嗒嗒的雨声干扰,听不清哪是雨声,哪是电视机声。连续被雨囚禁,窝在屋里,怪郁闷的,直到今日雨止,好像太阳要露脸了,赶紧趁此间隙到外面遛达,以纾连日来的闷气。走到江边,只见畴昔散步的江滨柳荫小道全被江水漫过,整个江面甚广,昏黄的江水正汹涌北去。看这势头,即便停雨,江水的涨势还在继续,至少要一天之后才可能将这数日洒下的雨水排走。

      沿江滨走走,伸伸腰腿,吮吸江滨的清新空气,别提多爽神,也情不自禁地让我回想起此前五日的雨囚境况。呆在家里,白日也需开灯才能看书,尤其暴霖即到之际,白昼几乎等同黑夜,看书写字真是不宜。唯一的办法就是躺在安乐椅上,闭目静心聆听这豪雨的咆哮声,细心去分辨哪是雨打窗棂,哪是雨击树叶,哪是雨泼路面,哪是雨洒房顶。久而久之,这雨中囚徒的苦中作乐,也还蛮有兴致,也算是暂时驱赶了苦雨情结,聊作自我慰藉吧。若是张目视之,则雨水如同浑白的帘幕,从天垂落至地,隔着雨帘所见三十米开外的房子便模糊不清了,只见绿树隙中偶露黄色墙砖的大意而已。豪雨来临时,除了雨声,没有别的声响,就连平日聒噪不休的小鸟也不知躲到哪去了。雨幕中的远近不同绿树,各呈模糊印象,唯有近处之树色调稍绿,而远处之树则绿色与浑白的雨幕交织一起,得细辨方明。

      好不容易豪雨暂歇了片刻,久违的小鸟也开始在枝头鸣叫,路上似乎也出现了行人,料想这雨总该下够了吧。可没过二十多分钟,只听见雨阳罩上又响起了雨点声,逐渐由稀疏的雨点扩展到密集的雨声。眼前的景象又回到了之前的光景,除了沙沙、哗哗的声响,便再也没有别的杂响孱入。窗外的雨帘又垂落下来,树与树之间模糊了起来,两幢房子之间也被雨帘间隔,非但只有人,即便鸟与其他动物也全给豪雨囚禁了起来。当阵阵暴霖扑来之时,只听到不断的水声,房顶的排水管正哗哗地响着,路面盖着一层水,不停地流淌。到了第四日,我终于耐不住这囚徒生活了,趁着雨隙到外面走走,谁知刚刚走出去不到十分钟那雨又凶暴而至,尽管快跑我还是给落汤了。一路上,雨水打在脸庞上有时还怪痛的,眼睛被眉际流下来的雨水浸灌,由于混和了脸上的汗水,让人简直睁不开眼。而路面上也被三公分左右的水所覆盖,走在路上不时地溅起水沫,与泼洒在身上的雨水一起洗濯了全身。

      今日是第五日了,昨晚的半夜好像还下起了急骤的暴雨,可后半夜毕竟住雨了,天明之时东方约略可见微白,大约六点左右略呈微红,殆阳光将要露面了。于是我早起就直奔江滨观望水势,只见昏黄的江水滔滔北去,平日我散步的柳碮全给淹没了。老夫生来所见洪水甚多,但像今年这样来势汹汹的洪水毕竟是平生首次,这么浩大的洪水不知要破坏多少人的家园,也不知要使正在崛起的祖国减慢多少步伐。但我相信当今政府非但有能力控制国内的洪水,也有能力抵制来自国外的恐吓与讹诈,也就像老夫一样虽为雨囚却也磨砺了能耐寂寞与郁闷的意志力。

                     二〇一六年七月五日记

雨囚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雨囚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雨囚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雨囚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雨囚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45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