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清夜吟  

2016-08-24 14:27:2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夜吟

       人老了,睡眠也在逐渐减少,加之老夫素有失眠之顽疾,至老不曾衰减,因而往往独自一人消受着清夜的寂寞,遐思那旷远的不曾去过之方。最近秋凉了,半夜可停空调,未眠时到窗前小坐,看看将头探向窗户的那三茎苦竹,也蛮有趣味。《诗经》中所谓的“绿竹猗猗”,透过窗棂也能依稀见得几分,特别是在断电的月夜,那竹影萧萧落窗前的情境,着实非常怡人。有时静坐甚久,竟然月移竹影到房中也浑然不知,虽在旁人不解其味,而作为竹痴,老夫独有此一番情愫。

   说起翠竹,禅经中有“青青翠竹,尽是法身”之说,那是将参禅的灵光投射到翠竹之后的见地。古人也多有爱竹者,像东坡道人甚至会“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他认为“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于潜僧绿筠轩》》),故而于竹情有独钟。与他同时的文与可,乃以画竹名世,东坡曾题诗赞之曰:“其身与竹化,无穷出清新。”迨及清代,板桥也以画竹著称,其著名的配画诗曰:“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虽说此作是赠与其同时的人物画大师任伯年的,但我颇觉得他身为州县宰吏而心系民众,实属难能可贵。可惜老夫不会吟诗也不会作画,面对窗前如此倩影,竟无描写与赞美之能事,但有独享其丰姿之心情。

   随着秋深,虫豸在夜间的鸣叫尤为清越,特别是蟋蟀等虫子,仿佛是专为失眠之人弹奏夜曲似的。于竹影深处、夜光斑驳之处,清晰地传来金声玉振般的声响,那便是天然的演奏大师蟋蟀所举办的专题音乐会。早在《诗经·七月》,便有“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之句。特别是夜深之时,万籁俱寂,那蟋蟀的叫声便更加清越,更増乐感,似乎是专为我这清夜不眠之人所演奏。此时,我跏趺独坐,闭目宁心,静听这难得的时令之天籁,倒也很感惬意。只要趺坐静心,那蟋蟀的演奏声便逐渐从远方移近,乃至移到了耳畔,最终清心与脆响便会交融,我与蟋蟀也化为了一体了。此刻,庄生蝶梦[①]的境界也仿佛有之,只是不知哪是蟋蟀的鸣叫,哪是我心灵的激越之声罢了。

   记得王若虚在《桐江集》中,曾有“荒迥之野笛清,寂静之室琴清”之句,清夜听琴的况味自是别有一番。而老夫乃乐盲,既不会抚琴,也不会讴歌,但有率性清赏之雅兴,因而只配于夜阑之时来聆听蟋蟀了。记得昭明太子谓“渊明不解音律,而蓄无弦琴一张,每酒适,辄抚弄以寄其意。”(参见萧统《陶渊明传》)而今老夫窗前有竹,竹间有蟋蟀,也就不必再拥无弦琴自乐,而可独享这天籁的秋声,这应该是人生不胜欣慰的事,于爰记之。

                                 二〇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记

 


[]《庄子·齐物论》曰:“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清夜吟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68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