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穿越时空的跫音  

2017-12-06 17:01:00|  分类: 雜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穿越时空的跫音

人老了,睡眠日少,夜间辗转床褥,不免浮想联翩,也不免思索许多人生命题,甚至奇想翻涌,心潮澎湃。首先,人生烦恼来源于何处?其次,人生寿量之久暂何别?再次人生永远存世者为何物?

记得俞曲园曾撰写过这样一首对联:“欲除烦恼须无我,历尽艰难好作人。”对于俞樾本人,老夫不想多去置评,但他的这幅对联却是道出了人生烦恼所自,也契合佛法要义。人们寻常里总是说我很痛苦,或曰某事让我不能释怀,又或曰遭到了严重的打击等等。而对于苦源,大家总是喜欢朝外追溯,很少有人朝自己心灵深处省思,从而抓住苦源“执我”。若断我则如釜底抽薪,无论多少痛苦,若无我在,其苦便立即自除。记得文革时期,有些经不起革命考验的人便“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了,然而也有不少历尽艰辛走了过来的人。其间有一名孙牛鬼者,他与其它蛇神一同关进了牛棚,可他不以牛鬼为污名,也不以下贱活为低下,在改造的空子里钻了出来。当给牛鬼分配劳动时,别的牛鬼争着靠近贫雇农接受改造,而孙牛鬼却选择了进养猪棚。他的挚友问他为何如此选择,他诙谐地说:“你不知道,只要是人就会欺负人,而猪不会;另外人吃猪的精饲料(碎米)猪也不会去告状……”这家伙虽然很滑头,但他毕竟在改造的过程中没有挨饿,也没有遭受过多的批斗。要知道,一切外来的打击要对你造成痛苦,都需要你本人的那个“我”去领纳才能凑效,其心灵才有痛苦感觉产生。要是当初那些自尽的人将写小字当作书法训练,把批斗当作心灵容纳能力的增进,也就不会走上自裁的道路。

不说文革,就说我们寻常,宿舍邻居总有某些不照顾周边感觉的人,个别人甚至半夜里夫妻闹革命,造成邻里夤夜不眠。假使我们把他夫妻的打斗声当作音乐来听,又或者当作武侠肥皂剧的配音,也许他就不会烦恼了。又比如有人一听到有人说自己坏话便暴跳如雷,其实是他是中别人的招了,因别人的坏话造成了他痛苦,也就达到了其目的。要是明了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之理,权且把坏话当秋风灌铃儿,风过声自消,又何来痛苦之感。要知道一切外来的影响,都需要感知者心理领纳,才会产生效果,要是我们去除心灵的我执,那些外来的影响自然变得苍白无力的。

      再说人生寿量之久暂,有如彭祖还健在者,也有不过三朝便夭折了的人,有的人期颐尚且耳聪目明,而有的人却未老先衰,甚至英年早逝。究竟什么样的人算是寿量最长,这倒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假如一律按照地球绕日公转的节律来计算时间,忽视了人们在有限的生命中之所作为,则人与虫豸等动物又有何异?在有作为的人那里,并不在乎活了多少年数,而在于他在有限的时间里完成了何种事业,造福于人类有多少。在中国文坛里,像王弼与王勃等天才少年,才活了二十多岁便去世了,可他们的英名却永存于文坛。相反,有的人一生庸庸碌碌,却活过了百岁甚至更长,像这样的人,用我的话说便是在浪费粮食。如果像王弼那样在《周易》、《老子》等哲学领域有那么大的建树,即便只活了二十多个春秋,也不枉为人生伟业。又如《滕王阁序》,自李唐以后曾有多少书家抄录?多少文人引为浩叹?可有谁知这么优秀的作品竟然出自于二十多岁的少年?假如按照这样的标准来衡量人生,则有的人生如彗孛般短暂,可它却发出了划破夜空的光亮;而有的人生虽长过百年却暗暗喑喑,百年寿命如同归零。

      末了我来说说人生永恒存世者究竟为何物?有很多人为了让后世人记住他的名字,利用生前的资源拼命地刻碑著书,以此达到传世的目的。尤其是中国的帝王与达官等坐拥社会资源者,更是在此方面使尽伎俩,也虚耗了不少社会资源。可是,随着岁月的迁流,不少碑碣镌刻泛漫不清,甚至不留任何文字痕迹,这是老夫迩年来游历南北所见最多者。倒是有的人与事,他虽不刻石记功,也不载诸竹帛,可它却穿越时空,永存人世。至此,我不得不说说嵇中散了,其著名的《广陵散》[]便是穿越时空的跫音。虽然,古代并无任何录音设备保留古音乐的旋律,但我们总觉得那《广陵散》仍在耳畔响起,是那般缭绕,是那般动人心曲。嵇康殉难,正当壮年,对于其临难的情景,《晋书·嵇康传》是这样记载的。

康将刑东市,太学生三千人请以为师,弗许。康顾视日影,索琴弹之,曰:“昔袁孝尼尝从吾学《广陵散》,吾每靳固之,《广陵散》于今绝矣!”时年四十。海内之士,莫不痛之。

在表面上看来,嵇康是英年早逝了,但他的临终时的淡然处之与索琴而奏《广陵散》,毋宁是让这穿越时空的旋律永存人世。像这样的跫音,虽逝而长存,而且是永恒的,不受时空的限制,这是任何帝王与达官的碑碣所无法比拟的。

      就这样反复辗转,不知不觉一夜又去矣,初升的红曙悄然映到了窗棂……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六日记

 


[]《晋书·嵇康传》载:“初,康尝游于洛西,暮宿华阳亭,引琴而弹。夜分,忽有客诣之,称是古人,与康共谈音律,辞致清辩,因索琴弹之,而为《广陵散》,声调绝伦,遂以授康,仍誓不传人,亦不言其姓字。


 

穿越时空的跫音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