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洗耳记  

2017-09-01 11:25:38|  分类: 日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稼轩词有“少年不识愁滋味”之句,而今老夫髦矣,因杜门不出,从不社交,更不问世事寒凉,真有“却道天凉好个秋”之况味。如此隐居近十年,人不知老夫居处,也不知吾电话,虽然门庭冷落但也乐得清净。然昨日有一不期而来者,亦是耳顺年者,按理应如老夫一样逗着孙子玩孺子游戏才是,然伊正奉命筹备着学术活动。感伊从城南找到城北,费了好大劲才找到老夫,也不忍拒之于门外,然其谈及拟安排央视找老夫做学术采访,令余甚为不快。待其出门,老夫沿湘江遛了一大圈,也算是巧借湘水洗吾耳也。

      老夫少年时,因阅历肤浅,建功立业之想也未全灭,因好写作,也常刊发学理文稿于海内外学刊,姑且算是凑个学人之数。壮年时,因同学黎先生屡屡登门,求老夫研究《仁學》,旋台北仁學会遣人两度找老夫,于万不得已之际,才放下禅学研究课题勉为其难以应制。然后来吾见仁學会并无真正读懂《仁學》者,而湖南谭嗣同研究会正副会长若干,却无一真读过《谭集》者,乃感喟斯文扫地,拒绝参与此类学会活动。直到国际学术会召开之前日,年近九旬的贾亦斌先生从京师来寒舍亲送邀请函,出于对贾老之尊重,老夫才勉强参会。尔后,老夫并未再研究过谭嗣同文献,而是倾全身精力完成了禅学研究,基本上算是成就了本人的学术体系。在禅学史的研究方面,老夫著成《五家禅源流》、《临济下虎丘禅系概述》、《南宋元明清初曹洞禅》,也算是体系完成;在禅修方面,老夫有《禅悦人生》之著;在禅法概论方面,老夫著有《禅门境界论》;在公案研习方面,则有《笔叩无门关》与《禅门悟道公案选析》两书;在禅美学方面,更有《禅之艺术》之著;应该算是体系基本完成。更兼与之关联的著作尚有十七种,自然足与相互辉映,尽显老夫治学之本地风光,而老夫也年近古稀,世事自可休矣。

      自六年前刷完所有著作之后,老夫不再作“文字业”,唯偶尔写几纸毛笔字,蛰居乡野过着不知帝力的生活,虽不宽裕,也还算惬意。此时,一旦遇上所谓学术活动,便深感恶心(因当今学术会议参会者大多是商人,很少见有学者),遂与学界彻底绝缘。大前年被强拉做湖南省佛教文化研究会会长,幸亏学会中有非学者闹事,社联出面调停,而老夫根本不甩官员,以致此会名存实亡,也省了老夫的烦心。此后,老夫每日黎明到院子里看看红日是怎样染红林木的,黄昏时到江滨走走,看看鸥鹭是怎样捕获水族的,日中逗着小孙子玩玩,一天很容易打发。不料昨日突来之邀竟打破了老夫的平静生活,一时心烦不已,乃强按内心之不快,到江滨去洗耳一圈。至于央视采访,老夫是绝对要拒绝的,而昨日不期而来之先生或其他学阀,也断乎不能再进家门了,如此乃可恢复既往之平和生活。

                      二〇一七年九月一日记

洗耳记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