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书艺外行话  

2017-09-07 14:52:54|  分类: 雜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艺外行话

      老夫晚年罢著述之劳,无所事事,便以毛笔写字为趣。虽书艺不佳,然敝帚自珍,写罢端详字幅,似有其乐融融之感。于是则写罢浏览,览毕废弃,最终付之一炬,如此周而复始,不曾休止。这在常人看来,或许以为是虚耗纸墨,然在老夫这里,正好是打发日子的美差事,焉可废止。

      在闲余时间里,老夫也常看前人法帖,甚至用手指临帖擘画,以领略前人之妙笔。虽然悟性太差且艺心不济,但在自家心里,对于书艺还是竖有一定的评判标准,绝不会随着世风而左右。书法作为一门传统的艺术样式,与书写文字以传情达意的功用直接相关,古人名帖除了书艺精湛之外,其文字往往也是传世名作。诸如王羲之的《兰亭序》、褚遂良之《圣教序》、欧阳询之《澧泉铭》、黄山谷之《松风阁》等,均是书艺与文艺皆绝的名作。因而书法与文学往往是水乳交融的关系,书法一旦脱离文字传情达意之功用而专作美术表现形式,也将远离书艺之真谛。

书法发展至今,形成了行草隶篆等字体表现形式,各体均有佳作传世,亦有兼善四体之大家问世。随着书画二艺的交融,后世书家往往熔书法于绘画,亦于绘画中贯彻书艺精神,形成了中国特有的书画同源说。至清人板桥,除了擅长兰竹等畫作之外,其书艺亦熔行草隶篆四体乃至兰叶、竹叶笔画于书法之中,可谓集其大成。后人鲜有超越古人者,尤其是缺少古人的那种毛笔功底,因而试图在形式上超越前人以矜夸于世,由是今人好用涨墨之法。要说涨墨法,古人早已有之,只是其墨之涨洇有一定的限度,从而达到美的极致。今人则不然,诸多笔画涨洇得模糊不清者竟然成了佳作,殆将水墨画之法用到了书法之中罢了。然水墨之浸洇与书法之涨墨毕竟属于两种范畴,可某些后生因基本功太差,也无心去体验永字八法,只能将浸洇得似字非字的东西拿出来炫耀世人。殊不知这样一来,非但使书法背离了文字载具之功能,同时也稗贩了水墨之画艺,委实是艺苑之败种焦芽。

要知道,古人为书艺而孜孜不倦,不辍寒暑,积日累劳不计年月,乃有佳作传世。宋人曾子固在《墨池记》中载王羲之“尝慕张芝,临池学书,池水尽黑”,足见右军之成就与其积日累劳的苦练密切相关。据说三国时钟元常在韦诞座上惊见蔡伯喈笔法,乃至自捶胸三日,其胸尽青,因呕血。等到韦诞死后,钟繇便暗中派人盗发其墓,因得蔡伯喈笔法,因悟得“多力丰筋者圣,无力无筋者病”之道。再说唐人欧阳询,他在骑马赶路时无意遇上索靖书法的碑刻,遂驻马观瞻,乃至离去数百步之后又折回再度摩挲不忍离开。等到自己疲乏了,他便铺开皮衣坐下来观察,竟然守着这碑整整三天三夜之后才离去。从池水尽黑到呕血发冢、驻马观碑,足以发现古人书艺之成就除了苦练之外,更有对前人书艺的继承与发扬,由是推陈出新,方衍生代代书坛新秀。

呜呼!今人非但缺少古人扎实的根底,又不肯师法古人之长处,硬功夫不行便来花架子,竟然涂出浸洇得模糊不清的字体以充书艺,甚是可悲矣!

           二〇一七年九月七日

 书艺外行话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