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陶都访艺  

2018-05-26 10:19:4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都访艺

       与陈先生神交十多载了,也收到过陈先生所镌刻的陶壶,却没有真正与他谋过面,自然是人生一大憾事。随着年齿增高将行动不便,也许终生不能会晤一面,何不趁着当下尚能走动去无锡一趟,亲访太湖畔的陶艺家。陈先生是无锡工美学院的留校生,目前在该校任教陶瓷工艺专业已二十馀载了,在书画与陶器镌刻方面颇具成就。

       在我们的列车停靠宜兴站前,陈先生携夫人沈医生早已在出站口等候了,当日天雨,陈先生举伞将我接到车上,让我深感温馨。随后,陈先生不断介绍陶艺与地理文化,丁山古名鼎山,现今的丁蜀镇是丁山、蜀山与汤渡的合称,乃取前二者为名。当地有青龙山与黄龙山,颇具特色,其中青龙山多青石,主产水泥;黄龙山多黄石,主产紫砂陶泥。这里的陶壶在八十年代之前也只是简单的日用器物,可到了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以来,茶壶越做越小巧精致,加上镌刻的文字与图案日益精美,获得了海内外的美誉。而今,紫砂壶成了无锡最重要的支柱产业,也成就了无锡富甲江南的地位,从而带动了其他产业的发展。

       车进丁蜀镇,陈先生没有直接把我们送进酒店,而是带我们去了他早年弟子董先生家,董家夫妻从事紫砂制作,其雕塑器物亦是匠心独运。在陈列柜旁,我看到董先生所塑罗汉坐像,其凝神静听天籁的姿态,简直是活脱如生。而他所制陶壶,其造型丰富多样,其间一莲蓬外形的陶壶,若不仔细辨识真会认为是莲蓬一瓣。董先生当日不在,其妻子也是陈先生的学生,她热情招待了我们,而董先生那三岁多的儿子便在茶桌上作画给我们看。从董先生家出来之后,我们住进了一家比较豪华的紫砂宾馆,陈先生一直把我们安顿好之后才离去。

       次日凌晨,我们早起到宾馆后面的河边散步,原来这条河是当地的运河,现今仍作为一景观装点着丁蜀镇。早餐后,陈先生开车来接我们去参观玉女潭、竹海等地,沿途不断给我们介绍当地民俗文化,不知不觉到了玉女潭。由于当日天气不太好,因而游客不多,反给了我们更佳的游览环境,也让我切实体验了此山的幽静与神秘。玉女潭公园是全天然的园林,由石林与石洞构成其独特的地理风貌,加之山中古木藤萝萦绕,也倍增其神韵。最为吸引人的是一曲折石洞,我们从洞中穿过时只看到一线天,幽深处只得用手机照明才能穿越。玉女潭坐落在另一深邃的石洞中,潭面约半亩见方,潭水清洌,水中游鱼翩翩自若,仰首洞外则怪石嶙峋,起伏突兀,更显幽深。从玉女潭出来,陈先生把我们带到了当年拍摄诸葛隆中对的山房,那里现在由一作画的先生经营,其妻子则长于抚琴,夫妻从艺于此深山之中。由于陈先生与此先生熟识,我们进了他的山房,在那里喝了极品的绿茶,聆听了玉女潭的悠扬琴声。

       出得玉女潭,已近中午,我们在靠近竹海的一家山庄用午膳,店主与陈先生熟识,因而各种招待均佳。在茶桌上,我看到了江苏书法家孙晓云的作品,其间一尺牍引起我的激赏,所书内容是明人张岱的“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痴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其运毫左右顾盼,首尾连缀,纵然行间变化多姿,然通篇纯然一气呵成,而豪间几乎见不到女子气,倒是不乏丈夫式的清秀。另外,孙晓云所书四书中的《孟子》楷书,其用笔工稳,字体端正隽秀,也是极为难得的养眼精品。中午用餐全是山肴野蔌,其间地肤汤是久违了的,另外春笋煮咸肉也是第一次食用,还有香椿炒蛋等菜肴,特别可口。

       餐后去看竹海,可天公不作美,大雨滂沱不止,我们停车之后只得买伞上山,虽是艰难但雨中品竹自然别有一番风味。一路雨声与山风声相应,路旁溪声潺湲,这由雨水组成的交响曲自是难得的天籁了,而入目一色青翠的竹海光色也很柔和。进山处还有一水库,那里的水质极其清澈,春间桃花水母飘荡在水中,更是引人注目。尽管雨很大,但我们还是坚持上行了两公里多,到了半山间的茶楼,坐在那里品茗一会才下山。

       竹海下山之后,雨渐渐变小,当我们的车进入丁蜀镇时,云间冒出了阳光,正好给我们参观东坡书院提供了方便。东坡书院原名载酒堂,始建于1097(北宋绍圣四年),书院坐东北向西南,有前门、大殿、载酒亭、载酒堂、东坡祠、东西厢房(现为书画廊)、尊贤堂、钦帅堂、望京阁、迎宾堂、陈列馆等主要建筑物及东坡讲学彩雕群像、春牛石雕、东坡铜像、钦帅井和碑刻等。我们欣赏了东坡的墨迹,同时一边参观也一边思索东坡的人生与哲思,畅谈东坡的诗词歌赋书画诸艺,甚是欢快。在书院旁还有东坡小学一所,其校园文化也富于东坡元素,建有与东坡文化相关的书画墙。当我们进入校园时,勇校长已在楼前迎接我们,我们一道品了宜兴红茶,纵谈东坡的人生与艺术,甚是投缘。

       当晚,陈先生在丁镇外一酒家设宴款待我们,并邀请了其学院所引进的人才李先生,还请了工艺家强先生与其他几位丁镇名流共餐。大家团坐饮酒畅谈,对于陶瓷工艺与书画雕塑诸艺均有涉猎,其间李先生来自陇右,是吹着鸣沙走出来的艺术大师,他给我们介绍了敦煌文化等。我猛然间想起了年轻时见过的扭转脖子用后脑勺读《道德经》的构画,可一时不知作者是谁,席间的强方先生立即指出具有黄胄的风格,虽然回家后在网上没有找到这幅作品,但让我对黄胄的畫作增加了理解。觥筹交错之际,宾主欢谈之间,时间的消逝是悄然的,不知不觉已近晚九点,我们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第三天,陈先生领我们参观了他的学院,这是一所新建的院校,学校规模可容学生万名,现在该校在校学生也到了八千多。除了一色现代化的教学楼与配套设施以外,该校还仿建了一座古龙窑,整个窑的龙首居下,向上延伸大约百米左右,全是陶窑。旧时烧制一窑大约需要三天左右,采用木柴烧制,全靠人工看火候,一窑出来工人很是辛苦。可现在采用电窑,一切可以用程序控制,既不会出现火候的过或不及,也无需人工看护,真是轻松了不少。看了龙窑,我们去了李先生的教研室,那里陈列了李先生的各类雕塑,其关西风韵无痕地辐射到了其作品之中。

       看过李先生之后,我们一并去了宜兴万达,在20楼参观了周刚先生的工作室,并与周先生一起品茗畅谈雕塑。周先生在佛像雕塑方面造诣高深,尤其是观音造像更具神韵,透过佛像慈祥的面庞,令我们感受到佛法的慈光。这些年来,周先生深入经藏,尤其在参究禅门公案方面颇为用工;另一方面周先生也游历国内外,用心考究不同历史时期与不同地域的佛像雕塑,然后巧借禅门悟道的功夫塑造佛像。因而其造像既具古朴风格,又不乏现代的新鲜气息,既有流畅的衣文勾勒,又有大气的写意。周夫人赠送了周先生在广西美术出版社出的画册《一脚泥巴》,其中收录了周先生各种雕塑名作,很具欣赏与收藏价值。周先生招待了我们午膳,我们在饭店继续饮酒参禅,对于我这样研习禅学多年的学人来说,这种氛围实在是难得的机缘。

       从周先生的工作室出来之后,我们去了强方先生的工作室,在那里一边品茗一边欣赏强先生的艺术作品。强先生创作十分勤勉,涉猎艺术门类也甚广,举凡书画印篆,无不用功甚深,他拿出自己出版的印谱与画册共七种给我们欣赏,由于时间比较紧无法通览,我索性把这七种著作全带回了家。

       从强先生那里出来之后,我们到了陈先生的茶室,准备在那里体验陶壶的写字,可是我真是无能,写在陶壶上的字实在不堪入目,因恳请陈先生不用雕刻。而后,我们去了太湖参观,大约驱车十分钟便到,而刚近太湖就闻到了刺鼻的腥臭味,原来太湖水已严重污染,湖边满是蓝藻。我们在湖边遛达了一程,终因环境保护不力而只得割舍此景区,驱车返回宾馆休息。

       当晚,陈先生夫妇与强先生一同到了酒店看望我们,还送给了我紫砂制品与当地的红茶“黄金叶”。来此之前我就发誓不能带走半片云彩,因而只想拒收这些礼品,无奈陈先生一片真诚情谊,只好腆颜收下。次日早上的高铁比较早,我们不想再麻烦陈先生,拟打滴滴去车站,可陈先生还是坚持送我们到车站,这实在让我感恩至深,觉得欠下了一笔巨大的人情债。归来之后,赶紧找出自己著作存书,分别给周先生、强先生、李老师寄出,也算是我对这一行程所作的阶段性了结吧。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六日记

 

 

 

 

 陶都访艺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