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晨行吟  

2018-06-26 09:32:28|  分类: 雜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晨行吟

       持续两月凌晨步行,而今想要停下来还不容易,因人体生物钟定制,届时自然醒来且再无睡意,与其找床铺拔河还不如着衣出行为佳

      凌晨四点多,东方尚未露出曙光,一路行人自然寥寥,到了江滨步道更是鲜有行人,除了那几个下河捕捞的老面孔,便再无人踪。晨光熹微,晨风嫋嫋,垂柳依依摇晃,草丛中不断发出喓喓虫声,而弥漫于江边的薄雾在灯光的照射下更添梦幻气氛。一个人独自走路,也许让某些人看来不胜寂寞,然反思人生之路,多数场合还得靠自家来独自承当,且无可旋避。此时,我屏蔽自心对外境的驰骛,迅步于如烟的垂杨与雾霭之中,渐而忘却了自身,再而便淡出了世间,真还有一点御风独行的况味。此刻,对于《庄子·逍遥游》中的“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倒有了真切的感受:若除出去五蕴和合的假身,则自然忘却了步行的双脚;若再屏息刹那生灭的幻想,自然也超出了此间这个世界,此生便俨然步入了另一世界。此刻,老夫真实地感受到“古之人不我欺也”,对于古人的寓言也有了独特的理解,然此感悟唯有心住境界之傲然步行者方能体得。

记得《庄子·齐物论》中曾有梦蝶之寓言,姑录如下。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人生总不免有短暂的忘机出现,此刻现存之我显然淡出此间进入另一世界,然一旦魂返此间又与本我无缝弥合。相对于人生的片刻忘机,或曰短暂的灵魂出鞘,庄子謂之物化,实乃其心志暂时驰骛异域也。倾轧于器世间讨生活,无时不要应对尔虞我诈,无刻不得提防无妄之灾,直至“莫我毒也”乃有片刻休歇,此心何其辛劳!无怪乎宋人王禹偁要造竹楼以享公暇之日,因为此刻作者可以于“公退之暇,被鹤氅衣,戴华阳巾,手执《周易》一卷,焚香默坐,消遣世虑。”畴昔的敲扑公堂、官衙案牍悉可放下,处此竹楼,“江山之外,第见风帆沙鸟,烟云竹树而已”。

晨行还能获得大自然的犒赏,那晨曦之可目,那晨风之轻柔,那朝露之浸润,均是极为难得的。从东方由淡青色逐渐泛起淡淡的红晕,再到红霞的出现,再到满天霞光的夺目,使得独行者无丝毫的寂寞之感,倒是不乏移步换形之美不胜收。尤其是返程,见到宽阔的湘水淼淼,薄薄的雾霭弥满且迆逦无垠,一直与江堤弥合,唯有雾霭淡薄处露出谷山青翠欲滴的峰峦。若不是久住此地,若是第一次来此地,则有俨然目睹海市蜃楼之感。遗憾的是对岸不断冒出高耸的楼群,那些商人打出江景房的幌子以赚钱,殊不知所谓江景房正是此间最煞风景的败笔。

人生当务实,然太实将无趣,若将几分虚幻注入其中,则履险途时能生几分希望,处得意时能生几分危机,其人生自然要平稳得多。今晨归来,朝阳将喷薄,雾气尽除,远山青翠可人,随机拍了一帧,姑作此文的收束吧。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记

晨行吟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