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企愚文囿

落花無言 人澹如菊

 
 
 

日志

 
 

张家界重游速记  

2018-09-21 10:56:48|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家界重游速记

      1984年夏,老夫曾到张家界一游,当初的张家界刚被发现开发出来,各种设施很不完善,但景观却是最质朴最真淳的。由于内子并不曾去过那里,于是今秋携内子去张家界自由行,在那里勾留三日,遍游武陵源风景区。

      18日凌晨,我们乘火车出发,下午一点多到达张家界,出站之后在中心汽车站乘破旧中巴车前往森林公园。在公园前方不远的小客栈安顿行李之后,我们于当日下午三点进入景区,并于当日游览完黄石寨景区。前往黄石寨景区有游览车可乘,因内子晕车之故我们一路步行多乘车少,然上下黄石寨我们采用了索道。出了索道口,我们沿着铺有石板的游览路线绕了一圈,依次看了雾海金龟、仙女献花、飞云洞、天桥遗墩、前花园、五指峰、摘星台等景观。还有一些观景台,我记不起名字了,也无须去记那些名字,因武陵源景区本来就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致,并无名字之缘起,由于这里人要搞旅游,才派生出许多附会之名。记得三十四年前我们去那里,有很多景观还没来得及命名,即便是命名出来了的,也并不见得就能得到游客的认同。但张家界的云峰有个整体特色,那就是峭拔险怪,到处是壁立千仞的高岩,而山岩一色是浅黄色的页岩,诸多突兀高耸,令人毛骨悚然。张家界云峰的另一特征是无论多高的山岩,没有一座是光秃秃的石山,全部在石头缝罅中长者各种小树。这些小树等植物靠吸收空中的水雾生长,全都遒劲地贴在山岩壁上,郁郁葱葱地向上展示无限生机。由于有了这些植物的装点,张家界的山岩才不显得那么枯燥,让那高耸的石壁峰峦的黄色页岩或隐或显地展示在游人眼前,给人无限的美感,也令人神往并启发人遐思。

      下得黄石寨,我想起三十多年前漫步金鞭溪的往事,于是沿着这条小溪继续走了一程。由于我们此行正值仲秋,溪水消减了不少,没有昔日潺湲急湍的景象,但时断时续的细流却另有一番情韵。走累了,坐在石级边歇歇,口渴了掬起溪中甘泉来喝,那种朴拙的风味自是老夫最为喜好的。更兼此时处在旅游淡季,诺长的金鞭溪于黄昏时居然空无一人,让我们两人独占了这无边风景,实在是惬意也有些觉得奢侈。

      19日,我们游遍了全景区,既饱享眼福也备遭辛劳。清晨七时,我们入园游览,此时的张家界峰峦上全罩着一层薄薄的轻纱,更增其梦幻气象。我们搭乘游览车到达龙凤庵之后,便沿着木栈道攀登到游览车站,然后再乘车往杨家寨索道站。杨家寨索道很长,一路所见景观也很美,美中不足便是坐在玻璃吊篮中不便摄影,但静坐观景也自有无限韵味。出了索道站,我们参观了天然长城景观,只见前方壁立的群峰耸峭,经植被装点显露或黄或绿的斑驳景象。看完之后折回去前往乌龙寨观赏天波府风景,这一路最为难爬也最为惊险,得先下到山底然后又曲折地爬到另一山巅。到了乌龙寨门时,我们仰望千仞峰顶,全被悬崖反卷盖着,而在悬出山巅的石崖上还有不少树枝伸着头望我们。沿着寨门在朝上攀登的路更难,有时不足一人宽,有时脚底是万丈悬崖,只有狭窄的铁梯悬在那里。到了鬼门关路更险,有一处石缝长达百五十米以上,仅能容一人进去,窄处还得侧身才能通过,两边全是九十度的峭壁,高达百米以上。快到天波府时,进入那块几十平米的石峰之巅,得在铁笼中缓缓进去,然后登上巅峰鸟瞰周边群峰,各种美景尽收眼底。

      从天波府沿路返回已经很疲倦了,更何况去时有多难回时也与之同样。回到环保车站之后,我们选择了乘坐游览车去袁家寨,因坐在车上也是休息,可以恢复体力。袁家寨主要是一玻璃桥,让游人通过时俯瞰山下各种峰峦,诸如乾坤枉、长寿潭、迷魂台等。在这里勾留了一程之后,我们乘车直抵天子山景区,一路乘车将近半小时,在内子晕车快不行了时,正好到达景区。我们下车后坐在餐饮区吃中餐,这样既可恢复体力,同时也能缓解内子晕车的难受。

      天子山景区设有贺龙公园,因整个武陵源风景区处在大庸、慈利与桑植三县交界处,此地正好就在桑植县,是贺龙元帅两把菜刀起家地,因安葬他于故地。从公园出来,我们看了天女献花景观,本来应该从此乘索道下去,可因内子晕眩而误了,却走进了天子阁,然后进入了御笔峰。从御笔峰沿卧虎岭下到十里画廊底端,全程大约56公里,全是或上或下的石级,有的地方陡到需要攀爬。尽管一路风光无限,但在天波府时已耗了大量体力,此时实在难以承当,一路停停走走,或拍照玩玩,但腰酸腿痛的感觉一直缠身。等到快下到十里画廊时,感觉双腿就不是自己的,想要前行就是不停使唤,尤其时过石级时,只能慢吞吞地挪动两腿。十里画廊的下山路要好走很多,全是平坡,此处设有电动车,可我们连恁么难的卧虎岭也征服了,也就没必要坐这玩具车了。沿着平坡前行,一路各种峰峦耸峭,也有各种人为的命名,我都记不起了,其中一“采药老人”之命名,我看那山势左右不像,不知此名缘何而得。

      出得十里画廊,我们乘坐游览车前往水绕四门,本来要再沿着金鞭溪前往森林公园门口,沿途可以看到千里相会、紫草潭、长寿潭、劈山救母与金鞭岩等景观。但由于我们体力透支太多,无法再走那近七公里的路了,再说张家界的山看过了几处就有大同小异之感,出了卧虎岭沿途的尤为高峭以外,其他似乎就并无很大差异了。于是我们选择了乘坐游览车到梓木岗门口,然后搭乘景区外中巴车前往森林公园门口的路线返回。回到客栈,赶紧洗澡,脱下的衣裤全能拧出汗水,整个身子也像散了架……

      20日,我们返程的火车在下午一点半,本来还可以再玩小半天,可我们实在无力行走了,因窝在客房等到近午用了餐,便乘车到火车站返家了。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一日记

 

 2018年09月21日 - 人境遺民 - 企愚文囿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